標籤: 騎卷江山


人氣小說 《五胡明月》-第一千四百八十五章:黑暗中的怒吼看書

五胡明月
小說推薦五胡明月五胡明月
公元311年十二月二十八日,丑时
梁州,汉中郡,黄金县城废墟之外,梁州官军与关中联军的营地内
“天塌了!!!”
“逃命啊!!!”
“不要乱!不要乱!!踩死人了!!!”
抱头鼠窜的人群像是没头苍蝇似的乱跑乱叫……
倒塌散架的帐篷也在雪地上拼命地旋转翻滚……
撕心裂肺的哀嚎声压过了鬼哭狼嚎的风雪声……
曾经友善亲切的目光瞬间露出了狰狞的獠牙……
嗜血的兵刃迅速挥向了毫无防备的昔日袍泽……
“不要怪老子狠心……,与其一起冻死,不如把你的衣服留下,反正死人也不需要这些……”
凶狠恶毒的目光瞪着那一双双死不瞑目的眼睛……
鲜血也染红了那些从尸体上扒下来的破烂冬衣……
绝望与恐惧像鞭子一样驱赶着惊慌失措的人群……
残忍而又兴奋地看着他们拥挤在一起互相踩踏……
那惨绝人寰的哀嚎声竟是如此的令人欲罢不能……
“咚咚咚!”
“咚咚咚!!”
“咚咚咚!!!”
战鼓的“咆哮”声突然响彻了整片天际!
一鼓作气地杀入了满是魑魅魍魉的夜幕!
“老王!起来啊!不要跪着了!赶紧往鼓声传来的方向跑啊!”
“不!没用了!咱们之前杀了那么多的天师教徒,这一定是天尊降下的天罚,是来索咱们所有人的命啊……”
“扑通”几声!
又有不少天师信徒直接跪在了冰天雪地之中,不断地默念着“无量天尊”的道家口号,任由着无穷无尽的狂风暴雪将他们的生命迅速吞噬……
“咚咚咚!”
“咚咚咚!!”
“咚咚咚!!!”
明月顶着狂风,冒着暴雪,紧紧抱着浑身是伤的大黑,一步一个脚印地循着鼓声,艰难地逆行在“刮骨削肉”的茫茫风雪之中……
“嘭”的一声!
明月突然脚下那么一滑,仰面就是一个倒栽葱,脑袋更是重重地磕在了一块小石头上,立刻痛得她止不住地一阵龇牙咧嘴,却又死活不肯松开那双紧抱着大黑的红肿小手……
大黑立时吓得瞪大了一双狗眼,惊恐之中还一阵喘不上气来,尤其是被明月用“怪力”勒紧的胸口,也是禁不住发出了“咯嘣咯嘣”的哀鸣……
偏偏那下作而又“卑鄙无耻”的狂风暴雪,还趁机“幸灾乐祸”地往它的狗嘴里,胡乱得塞了一把“鲜美多汁”的“腥风雪雨”……
“大黑!你怎么不出声了?!大黑?!你别吓我呀!”
明月赶紧强忍着剧烈的疼痛,勉力坐直了被积雪浸湿的身子,心急火燎地拼命摇晃起了像是还有那么一点点“余温”的大黑……
大黑立马头晕眼花地翻起了白眼,狗舌头也无力地耷拉在了外面,狗嘴里却模糊不清地硬挤了几声“呜呜呜”的哀嚎……
而这犹如报了个“平安”的救急声响……
瞬间就让明月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喜色……
原本“倾尽全力”的折腾也停了下来……
可那“呼呼”作响的狂风暴雪,不仅没有任何要停歇的意思,甚至还多了几分变本加厉之势……
明月几次想要挣扎着爬起来,却不想总是被吹得东倒西歪……
大黑的狗脸也砸在了雪地里,身子更是被重重地坐了一下……
“呜呜呜……”
明月立时惊得一屁股跳了起来,却不想又是一个趔趄倒地,整个人都摔得一路平滑了出去……
“大黑!大黑?!你在哪?!”
明月两眼一抹黑地乱抓乱摸,却又哪里一下子能摸到什么?!
可就在这时!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突然快速地冲向了明月……
“呜……,汪汪汪!汪汪汪!!”
大黑强忍着浑身的剧痛,拼命对着黑影一阵狂吠,甚至还吠出了几声特别嘹亮的怪异啸声……
“嘭”的一脚!
大黑直接被踹得飞了出去,并且砸没到了冰冷的雪堆里……
“啊!!!”
明月疯狂地大声尖叫着,整个人就像地里萝卜一样,直接被人一把“拔”了起来……
“臭娘们!这回终于落到老子的手里了!哈哈哈!”
“杨?!杨难敌?!!!”
“哈哈!真他娘的带劲呀!光听老子的声音,就能认出老子来了?!不会真的是早就认得老子了吧?!哼哼!老子到底对你做了什么,要弄得你一上来就恨不得用臂弩射杀了老子?!娘的!要不是老子的亲弟弟替老子挡了一箭,恐怕今晚就是老子的祭日了!”
杨难敌恶狠狠地瞪着被他硬生生拎起来的明月,双手更是警惕地拍了拍她那两条纤细的胳膊,最终还是忍不住一把将她狠狠地摔在了冰冷的雪地上,然后毫不留情地对着已经痛得蜷缩在地的明月又是一阵拳打脚踢!
“你娘的!叫你嚣张啊!还他娘的想拿老子来杀人立威?!这回怎么不带着你的臂弩了?!娘的!看老子今天怎么弄死你!!!”
明月痛得浑身上下都在抽搐,右手更是紧紧地护着胸口,左手却趁着身体蜷缩的便利,偷偷地摸向了靴子里的匕首……
“哼哼!你是不是根本就没有想到会有人守在这里?!老子可是一听见有人敲锣打鼓,立马就蹲在了从你营帐赶往校场的必经之路上!嘿嘿!还真是皇天不负有心人啊,还就让你落在了老子的手里!”
杨难敌抬起右腿,对着明月的腹部,又是恶狠狠地几脚踢去!
“嘭嘭嘭”的踢踹声真是一下更比一下狠……
“唔唔唔”的闷哼声却是一下还比一下轻……
杨难敌依旧怒气难消地抽搐着满脸的横肉,眼珠子却是突然“滴溜溜”地转了几转,嘴角立即诡异地抬起了一抹令人不寒而栗的阴险弧度……
“杨难敌……,你这个畜生……,你不得好死……”
“哦哟?!这怎么听都像是你认识老子呀?!可老子怎么就是不记得你这个小娘们了?!要是老子上过你,肯定不会忘记的……,哈哈哈!”
杨难敌笑着笑着却是突然止住了笑声,甚至没来由地皱了皱黝黑的眉头,莫名地想起了那一双让他魂牵梦萦的明眸……
那是在某个脏兮兮的破山洞里面?!
那个对他有着莫名依赖的小女孩?!
后来被自己养的花豹吓成了傻子?!
三颗猫饼干
最终只好将她廉价卖了几个粟饼……
这恍恍惚惚之间……
这隐隐约约之中……
那双带着一丝感激的清澈双眸……
突然就变得凶狠而又无情起来……
甚至恨不得立即将他当场射杀……
“你?!你是?!那个?!”
可就在这时!
一声嘹亮的马嘶声突然刺破了这一片模糊的回忆……
杨难敌立时觉得后背一阵发凉,禁不住胆战心惊地转身向后看去……
可除了脸上身上不断被狂风暴雪无情地摧残之外……
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异样,甚至也没有其他的异响……
杨难敌却依旧如临大敌一般地四处东张西望,并且一把就拎起了还在地上蜷缩不起的明月……
突然!
寒光乍起!
一把锋利无比的匕首直接就捅进了杨难敌的腹部!
鲜血更是顺着还在搅动的匕首喷出了无数的碎肉!
“啊!!!!!”
“去死吧!!!”
“畜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