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辭河


爱不释手的小說 龍門隱俠 txt-《龍門隱俠》第二百七十章 又傳警迅 道法自然 小户人家 讀書

龍門隱俠
小說推薦龍門隱俠龙门隐侠
《龍門隱俠》
辭河
老二百七十章 又傳警迅
龍俠囑咐藍雅:“你們精算些吃食,我把以外修剎時。”
藍雅和蓮兒搜求吃食,龍俠走到表層,將黑狼和該署嘍囉的死屍開展了掩埋。他根本還想興風作浪燒了該署房,想了想依然養吧,諒必自此會有人在這裡搬家,算是此的際遇抑或優質的。
眾人吃飽後,三人一獸又騎是麟向金山寺到達。唯有幾沉路了,幾天就也許離去。
加以禮儀之邦中歐的天龍八部學,胡麗晶在休息室看一份戰部傳揚的資訊,有一隊身份幽渺職員落入邊陲。
思量的胡麗晶有些山窮水盡,龍哥渺無聲息快兩年了,按計劃性至關緊要批學童相應畢業了,然龍哥不在,這些桃李大多數照舊未嘗上神境尖峰,雖說龍哥給他們接了靈石,龍哥不在,光靠她倆自各兒,亦然為難上目的的。
正在此時,胡麗晶的對講機響了,她接了應運而起:“慈父?如何了?”
“晶兒,最近還好嗎?”老第一把手依然退休,隱退,他歸了鳳城休養生息。
Assault LILY League of Gardens -full bloom-
“還好。老爹好嗎?”胡麗晶問明。
“丈還好。茲他就在老屋樣花,喝喝茶,也任枝葉了。”老領導商:“也不讓我陪他,即若通常絮叨那幼童。”
“誰不想他啊,都二年了。”胡麗晶盈眶道。
“噢。傳聞中州些許夾板氣靜?”
“我剛看了一份諜報,有籠統口深入邊境。不寬解是何許口。咱倆還不及接到照會。”
有请小师叔
“要善為算計,那批學員還從不學成吧?”
“恐怕特需三天三夜,其次批學生只舉辦健康射手鍛鍊。方今我軍中四顧無人可用啊。”胡麗晶涕泣地說:“龍俠走後,此仍然稀少了。齊東野語頭將勾銷打,我們曾經礙難維持了。幸虧東洲還可知資或多或少管理費,下個月單身保營也要撤了。”
“唉!院校培訓不出龍魂戰士,也鑿鑿為難保護下來啊。”老第一把手太息了一聲:“晶兒,儘可能硬挺吧,我和你老太爺都對龍兒有決心。愛妻再有些囤,我的入伍費也不需要用,我給你匯去。”
“爸,我輩還能堅持不懈,龍俠曩昔的工錢都留在學宮裡,這些年治安管理費上還有盈利。咱們再遵照苦守。”胡麗晶商榷:“你和祖多珍視。”
懸垂有線電話,胡麗晶的感情更沉肇始。
美国之大牧场主
“教導員。”牛快步了復:“亞批教員將回到分頭的機關去了,天下第一營也計劃撤除去。”
“天要普降娘要聘,也不得不如斯了。”胡麗晶共商:“牛奔,你去龍門谷一趟,把林剛和那批學童接進去。”
“那他們。。。。。”牛奔瞻前顧後。
胡麗晶緊握一份公文:“天龍八部黌撤編了。”
“無怪。伯仲批學習者要返,壁立營正在保留配備,正本是如此的。”
“也怨不得頂端。三年多了,龍魂兵士不復存在塑造沁,上邊也不行能損耗巨資白養著俺們。”胡麗晶擺:“南非感測警迅,俺們要搞活濟河焚舟的精算。養兵千家用兵時期啊!”
“好的總參謀長,我這就開赴龍門谷,把她倆接歸來。”說著,牛奔給胡麗晶敬個禮,轉身而去。
仲批學員困擾向胡麗晶生離死別,片學習者鬼祟地熱淚盈眶告辭,也片段帶著一臉怒意,義診地耗費了二年老間,也一無修齊出戰功。龍俠不在了,他們也膽敢輕易相傳龍門戰績心法。總算這些生消退進行過入庫禮和矢,還舛誤龍門小夥子。
三運氣間,母校裡只剩胡麗晶一下人了,看著死氣沉沉的營盤,和滿滿當當的分會場,胡麗晶無所事事地查察了一圈,歸公寓樓,她用電鼻菸壺燒了一壺冷水,掏出一包光面,撕破封裝泡了開。
有重裝具儲存了,航空站的各族鐵鳥也禽獸了,營寨也都上了鎖。一隻黃狗看胡麗晶,跟了和好如初,在是電腦班昔日養的狗。人員都撤了,這隻黃狗還死守在這裡。
胡麗晶拿出半隻熱狗,黃狗搖著罅漏吃了起床。
黃狗敦地站在關外,小胡麗晶的令,它膽敢進屋。
胡麗晶吃完燙麵,抬腕看了看時間。倘正常,她們現在時上晝就或許出發。
電話機響了,顯得不勝震耳。
胡麗晶拿起受話器:“天龍。。。。。。”她不知何許說好。
“我是戰部建築室。一支仇戰隊早已參加邊界,後方將士正應敵,失掉特重,戰部請求爾等參戰,戮力迎敵,掣肘寇仇的進擊。扶武裝力量正調往。”
“是!俺們當機立斷力阻仇人,宣誓保諸夏韜略要隘。”胡麗晶挺立酬。
縱使只多餘本身一度人,胡麗晶也要倒在侍衛異國的徵兆。
官场之风流人生 小说
墜電話機,胡麗晶走出樓門,黃狗直愣愣地看著胡麗晶,她請求摩黃狗的頭:“走!咱們去灶間相。”
胡麗晶在內,黃狗在後,一人一狗向廚走去。
過來廚房門前,黃狗跑到眼前拱開了庖廚的門。黃狗對此間的裡裡外外太稔熟了。
胡麗晶稽察了彈指之間倉房的變動,米麵,主副食都有,幾個中型液化氣瓶還回填了水煤氣。木箱裡還有飲水,柴米油鹽都賸餘,壁立營臨場的時,把那幅玩意整整的地留了下去,獨自緊閉了廢氣的閥門。
胡麗晶又帶著小狗巡哨了一圈片區,候機樓下是她倆的分庫,鑰匙就在己的標本室兼住宿樓裡。
胡麗晶開啟油庫的門,有條不紊佈陣著的槍支閃著烏溜溜的光,一股槍油的味道,槍子兒箱井然疊放在一股腦兒。普通軍旅武器與彈是連合措的,這些是凡是的教練員和學員,槍械彈藥雄居同臺,是為使役簡單。
青木赤火 小說
胡麗晶如意地看了看,她們返回就盡善盡美應用了。
午後三點,胡麗晶趕來庖廚。
黃狗鎮守在伙房門前,看胡麗晶回心轉意,搖著蒂迎了還原。胡麗晶胡嚕了一下子黃狗的頭,十五日來,胡麗晶向來都收斂這一來相依為命地待黃狗,而黃狗也從未有過敢到胡麗晶面前,任哪樣說,胡麗晶是修齊的人,隨身有一種氣魄,狗也膽敢超負荷即。今朝具體學宮,就剩餘她們了,因而才負有那幅近的往來。
黃狗蹲在黨外,恍若在給胡麗晶巡哨。黃狗眼望著西峰山主旋律,乍然,它睜開了眼眸,站了起來。

熱門連載都市小说 華夏守護神之一 txt-《華夏守護神》第一百章西施故里讀書

華夏守護神之一
小說推薦華夏守護神之一华夏守护神之一

《华夏守护神》
作者:辞河
第一百章 西施故里
龙龙在施艳家里度过了三天,可以说是日日恩爱,夜夜升平。
这期间小甜甜正好星期天在家,三个人俨然一个三口之家,在西湖上荡舟,在吴山观鸟,在湖畔居饮茶,在雷峰塔看湖光山色。白天带着小甜甜游览西湖美景,谁看到都认为是幸福的三口之家,小甜甜也不再叫龙龙干爸了,直接叫起了爸爸,到底是小甜甜发自内心的,还是施艳教的,龙龙也根本不去理会,这丫头小小年龄非常可爱,不是亲生胜似亲生。已经与施艳有了这种关系,当然也不存在干湿的问题了。
晚上回家,施艳在厨房忙碌,龙龙带小甜甜在院子里做游戏,有时候指教一下小甜甜修炼。龙龙给小甜甜输入点真气,小甜甜感觉到体内气体游动,更加增加了修炼的兴趣。
异界艳修 小翼之羽
等小甜甜入睡后,施艳总是溜进龙龙的房间,一番恩爱说不尽风流万千,几度云雨弄乱三千青丝。两人双修到天亮,令人荡气回肠。被龙龙滋润的施艳,更加美丽动人,少妇的女人味令龙龙乐不思蜀。
星期一送走小甜甜,龙龙与施艳来到临安。施艳的家在临安,她的父亲施良玉是施家外门负责人,所以把杭州的事务分给自己的女儿管。
施良玉看到女儿带着一个男子回来,自然把他当成了姑爷。施艳乐不可支地忙着端茶倒水。
施父把施艳拉到旁边问道:“要不要煮几个糖滚蛋?”
“爸爸,不要讲究这些,我们是好朋友,这次他帮了大忙。不要搞得那么庸俗,会吓着他的,他可不止我一个女子。”
“是花花公子?”施父急切问道。
“什么跟什么啊?你女儿除了他还能够看上谁?这样的男人又岂能够女儿一人独享?”施艳说:“他是专门来调解施家与姬家的矛盾的。”
“他?一个年轻人?”施父吃惊地问。
“姬家已经谈妥了,他们以后再不会欺压我们施家了。”施艳笑着说道。
施父惊讶,施艳就如此这般地给他说了。
施良玉五十多岁,参加过自卫反击战,至今腰部还有一个弹头在腰椎处。天阴下雨,他的腰部就出现不适。
新聞工作者 小說
听说龙龙也当过兵,两人聊得非常开心。聊起军旅生活,施良玉感慨万千,当年他可是风华正茂,虽然作为施家外门弟子武功不高,激情充沛,作为新兵在对越自卫反击战中,勇往直前,不幸中弹负伤。战后荣立了二等功,退役被安置在临安。
好在施家隐居在天目山,近在咫尺,他也乐得在这山清水秀的地方安家落户。
“你怎么年纪轻轻就复员了?”施良玉问道。
“铁打的江山流水的兵嘛,我是当初辍学去当兵的,只是为了让优抚金养活妈妈,也减少了我一个人的口粮。”龙龙笑着说。
“那如果能够提干,不是能够更好地帮助家里吗?”
“如果我有更好的事情,何必一定要留在部队呢?”龙龙笑着说。
“什么更好的事情?”
“能够在妈妈身边照顾她,给国安当教头。”龙龙说。
“那收入也很不错吧?”
“还好。”龙龙无言以对。
“爸爸,龙哥做教头是不拿俸禄的。他是武林盟主。”
“什么?你是武林盟主?怪不得不肯留在部队。不愿意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原来有更好的工作?”施良玉诧异地说。
“伯父,我这次来是想拜访施家内门,化解施家与姬家的千年恩怨。吴越早就烟消云散,两家又何必抱残守缺维系那一千多年的恩怨?化干戈为玉帛,岂不是你好我好大家好?”龙龙叫出了伯父,自然也就确定了龙龙与施艳的关系。
施良玉看看龙龙,也看不出龙龙的功力,施良玉受伤病的影响,只是化境,或许龙龙是神境,一般低级难以看出高级别的功力,所以天境就达到了返璞归真的境地,看着像个普通人。
“我们施家问题不大,只怕姬家不肯善罢甘休。”施良玉说道。
“姬家那边我已经说服了。现在只要施家点头,两家就可以握手言和。”龙龙说道。
“姬家肯这样做?”
施艳就将情况跟爸爸说了。施良玉一听姬家肯抛弃前嫌,也非常高兴:“好。我带你们去内门找家主。”
天目山位于杭州临安城北,因东、西峰顶各有一池,宛若双眸仰望苍穹,由此得名。天目山地质古老,植被完整。是我国著名的自然保护区,也是浙江省唯一加入国际生物圈保护区网络的自然保护区。 天目山于一九五六年被国家林业部划为森林禁伐区,作为自然保护区加以保护,后又晋升为国家级森林和野生动物类型自然保护区。
天目山现在是国家4A级风景区,其实这个风景区的范围并不大,主要包括东西天目山。至于天目山脉的范围就比较大了,有一千二百多平方公里。在天目山脉范围内有三处国家级的自然保护区,分别是东、西天目山和位于湖州的安吉小鲵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明星小老婆
施家虽然不在这些自然保护区里,但也相距不远。来到那郁郁葱葱的山谷,龙龙立即感受到了这里的灵气非同一般。
与施家内门家主相会,非常顺利,双方也相谈甚欢,家主施良材要招待龙龙他们,龙龙婉言谢绝了,他想早点赶回杭州,毕竟出来几天了,小甜甜还盼望着龙龙去接她。人们尚且爱屋及乌,作为当了“父亲”的龙龙,对小甜甜更是视同己出。
出得世家隐居的山谷,迎面遇到了四名三十来岁的人,他们是施家的“四大金刚”:风火雷电。四人都是神境大成,他们对施良玉抱拳行礼后,就有点要找龙龙的麻烦。
因为他们听说龙龙与施艳极好,作为施艳平辈的这四个男子,都喜欢施艳,碍于家教,不能与施艳结缘,对这个抢走施艳的男子,自然有点羡慕、嫉妒以及恨。
施良玉立即告诉龙龙,四人可能要找他的麻烦。龙龙悄悄地告诉施良玉不要插手,他要教训四人,敲打敲打他们。
“听说你现在和施艳在一起?”施火不怀好意地问道。
“是啊。你要祝福我们吗?”龙龙大方地承认。
“你能够保护她吗?”施风问道。
“当然。谁要是敢欺负她,我自然不答应。”龙龙不卑不亢地说。
“你凭什么保护她?凭你的三寸不烂之舌?”施雷问道,虽然他们知道龙龙说服了施家与姬家握手言和,以为龙龙就是一个说客。
“至少能够让别人不再欺负她了。”龙龙得意地说。
“我想试试你的能耐!”施电说着就一拳打了过来。
龙龙疾步躲开:“唉,唉!你们一起上吧,省的一个个来耽误时间。”
“什么?凭什么让我们一起来?”施雷怒道。
“呵呵,不敢啊?要么我只用一只手。”龙龙不屑地说。
四人气极,把龙龙围了起来。
龙龙故意把一只手背在背后,游走于四人之间,几个回合后,几人没有沾到龙龙的衣角。
龙龙“哈哈”一笑:“不过如此。”说时迟那时快,一瞬间龙龙点了四人的穴道。
四人楞在当场,也只是一忽间,龙龙随手一拂,四人穴道就被解了。龙龙说道:“施家高手不多,你们四人勉强还算高手,多用点心思用在修炼上。我自然有能力保护施艳。”
其实,男人的心思也是相通的,这四人正是喜欢施艳,所以才找龙龙的麻烦。
四人与龙龙交手几个回合,连人家衣襟都没有碰到,自然汗颜。对龙龙抱拳致意:“多有得罪,请包涵。”
“有我保护施艳,你们放心了吧?”龙龙笑着说。
“谢谢兄弟。”虽然远些,毕竟是堂兄妹。
“以后世上历练,有事可以联系我。”龙龙告诉了四人他的手机号码。
四人抱拳行礼告别。
虽然也是四人试探龙龙,与姬家的比试自然不同。一个是试探的成分,一个是比试的想法。
施良玉虽然没有过多言语,看了龙龙以一对四,即使神境巅峰的功力也难以讨好,而龙龙只用了一只手,这是自己亲眼所见。
“到底是武林盟主,闯进世家,胜似闲庭信步。”施良玉赞扬道。
“谢谢伯父夸奖。我做武林盟主,纯粹为武林制定行为规范,不要冒犯国家尊严。犯了刘家那样的错误,一失足成千古恨。”
“那刘家?”在武林世家,刘家的覆灭传得沸沸扬扬。
“杀害国家执法人员,罪不可恕,是我带着徒弟灭了他们满门,国法难容啊。”
“刘家也不是小世家啊。”施良玉叹道。刘家有十余名神境高手,而施家不足十名。当然,像姬家那样的世家有二十来名神境高手。
其实,家族大小,就在于世家神境高手的多寡。小的世家不足十名;中等世家有十名以上;大的世家神境高手要二十名以上。其实,武林门派也是这样区分的。至于武林世家还是修真世家,就看他们的出处。穷文富武,作为世家都必须富裕,至于是武林世家还是修真世家,本来就是武林人士隐居的叫修真世家,是名人富裕者隐居的叫武林世家。到了现代社会,对于世家的区分就不那么明显了。无论是武林世家还是修真世家,都以家族实力来衡量。也就是英雄不问出处,以实力论英雄。
匆匆赶回施良玉家里,施艳上前问询结果,双方握手言和,皆大欢喜。
施艳问道:“我们什么时间回去?”
“我先把伯父腰椎的弹头取出来,不然会压迫神经,以后有瘫痪的危险。”龙龙说道。
“有把握吗?”施艳担忧地问:“医院都不敢取。”
“问题不大。”龙龙笑着说:“没有金刚钻,不敢榄玉器活。”龙龙一语双关地笑着说。
龙龙给施良玉取出了弹头,就在他的家里,只用了简单医用消毒的用品,这些东西药店都能够买到。龙龙用真气吸出弹头,不会对神经造成任何损伤,刀口也小,相当于微创。
离开施良玉家,两人是连夜开车回到杭州,六十来公里的路,一个多小时就到了。
生肖守护神
“明天周末,我们去接小甜甜,现在回家。”施艳说道。
两人俨然像夫妻一样,把车子开进玫瑰园。
两个人洗漱以后,房间里充斥着浪漫和温馨,如钱塘江的潮水,惊涛拍岸,接下来就是川流不息的潮涌滚滚而来。即使是双修,两人也快乐无比。
第二天,龙龙就自己出门了。他这次来杭州毕竟匆忙,没有想到与施艳的感情一发而不可收,没有来得及给她们母女准备礼物,所以他要去给她们买个礼物。
杭州有他们的玉石店,龙龙要去选两件极品首饰。
龙龙走进属于战神们的玉石商店,店员们并不认识他,像对待一般顾客一样对待他。
“您好先生,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一个漂亮的女服务员走上前来客气地说。
“哦,我随便看看。”龙龙笑着问道:“你们这里有什么极品首饰?”
“哦,先生想看极品首饰。请到楼上来。”
“噢,楼上都是极品吗?”龙龙问道。
“肯定能够满足您的要求,只是价格也是比较贵的。”美女说道。
“只要对的,不管贵的。”龙龙笑着说。
美女陪龙龙来到楼上柜台前,龙龙一眼就看中了一只精巧的极品紫罗兰玻璃种的手镯,一看价格五百多万。
“能优惠点吗?”
“九八折。”
“好的。有没有给小女孩子的挂件呢?”
“有的。请这边来。”
龙龙又给小甜甜挑选了一只祖母绿的精巧挂件,配了一条白金项链。两件首饰一共八百二十万元。龙龙拿出黑卡刷 费用。
回到家里,施艳已经做好了午饭,施艳看着龙龙将一个纸盒放到茶几上,也没有在意,吃过午饭,两人就趁机云雨一番,又进行双修到四点种,两人才一起去幼儿园接小甜甜。回到家里,龙龙打开纸盒,将两件礼品分别给施艳和小甜甜戴上,两人都非常喜爱。
当施艳知道小甜甜的项链和挂件要三百多万,说道:“小孩子戴这么贵重的首饰合适吗?”
“这有什么合适不合适的,孩子喜欢就好。”
“我喜欢爸爸买的项链。”小甜甜说道:“还有这只凤凰挂件。”
龙龙摸摸小甜甜的头:“甜甜喜欢就好。”
施艳轻声对龙龙说:“她现在直接叫爸爸了。”
龙龙笑着说:“早就不是干的了。”
施艳羞涩地一笑,白了龙龙一眼,娇羞的令人心动。
“你能够在这里待多长时间?”
“至少度个蜜月吧?”一夜恩爱无度,想不到天才刚亮,一阵电话打乱了他的蜜月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