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辭河


熱門連載都市小说 華夏守護神之一 txt-《華夏守護神》第一百章西施故里讀書

華夏守護神之一
小說推薦華夏守護神之一华夏守护神之一

《华夏守护神》
作者:辞河
第一百章 西施故里
龙龙在施艳家里度过了三天,可以说是日日恩爱,夜夜升平。
这期间小甜甜正好星期天在家,三个人俨然一个三口之家,在西湖上荡舟,在吴山观鸟,在湖畔居饮茶,在雷峰塔看湖光山色。白天带着小甜甜游览西湖美景,谁看到都认为是幸福的三口之家,小甜甜也不再叫龙龙干爸了,直接叫起了爸爸,到底是小甜甜发自内心的,还是施艳教的,龙龙也根本不去理会,这丫头小小年龄非常可爱,不是亲生胜似亲生。已经与施艳有了这种关系,当然也不存在干湿的问题了。
晚上回家,施艳在厨房忙碌,龙龙带小甜甜在院子里做游戏,有时候指教一下小甜甜修炼。龙龙给小甜甜输入点真气,小甜甜感觉到体内气体游动,更加增加了修炼的兴趣。
异界艳修 小翼之羽
等小甜甜入睡后,施艳总是溜进龙龙的房间,一番恩爱说不尽风流万千,几度云雨弄乱三千青丝。两人双修到天亮,令人荡气回肠。被龙龙滋润的施艳,更加美丽动人,少妇的女人味令龙龙乐不思蜀。
星期一送走小甜甜,龙龙与施艳来到临安。施艳的家在临安,她的父亲施良玉是施家外门负责人,所以把杭州的事务分给自己的女儿管。
施良玉看到女儿带着一个男子回来,自然把他当成了姑爷。施艳乐不可支地忙着端茶倒水。
施父把施艳拉到旁边问道:“要不要煮几个糖滚蛋?”
“爸爸,不要讲究这些,我们是好朋友,这次他帮了大忙。不要搞得那么庸俗,会吓着他的,他可不止我一个女子。”
“是花花公子?”施父急切问道。
“什么跟什么啊?你女儿除了他还能够看上谁?这样的男人又岂能够女儿一人独享?”施艳说:“他是专门来调解施家与姬家的矛盾的。”
“他?一个年轻人?”施父吃惊地问。
“姬家已经谈妥了,他们以后再不会欺压我们施家了。”施艳笑着说道。
施父惊讶,施艳就如此这般地给他说了。
施良玉五十多岁,参加过自卫反击战,至今腰部还有一个弹头在腰椎处。天阴下雨,他的腰部就出现不适。
新聞工作者 小說
听说龙龙也当过兵,两人聊得非常开心。聊起军旅生活,施良玉感慨万千,当年他可是风华正茂,虽然作为施家外门弟子武功不高,激情充沛,作为新兵在对越自卫反击战中,勇往直前,不幸中弹负伤。战后荣立了二等功,退役被安置在临安。
好在施家隐居在天目山,近在咫尺,他也乐得在这山清水秀的地方安家落户。
“你怎么年纪轻轻就复员了?”施良玉问道。
“铁打的江山流水的兵嘛,我是当初辍学去当兵的,只是为了让优抚金养活妈妈,也减少了我一个人的口粮。”龙龙笑着说。
“那如果能够提干,不是能够更好地帮助家里吗?”
“如果我有更好的事情,何必一定要留在部队呢?”龙龙笑着说。
“什么更好的事情?”
“能够在妈妈身边照顾她,给国安当教头。”龙龙说。
“那收入也很不错吧?”
“还好。”龙龙无言以对。
“爸爸,龙哥做教头是不拿俸禄的。他是武林盟主。”
“什么?你是武林盟主?怪不得不肯留在部队。不愿意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原来有更好的工作?”施良玉诧异地说。
“伯父,我这次来是想拜访施家内门,化解施家与姬家的千年恩怨。吴越早就烟消云散,两家又何必抱残守缺维系那一千多年的恩怨?化干戈为玉帛,岂不是你好我好大家好?”龙龙叫出了伯父,自然也就确定了龙龙与施艳的关系。
施良玉看看龙龙,也看不出龙龙的功力,施良玉受伤病的影响,只是化境,或许龙龙是神境,一般低级难以看出高级别的功力,所以天境就达到了返璞归真的境地,看着像个普通人。
“我们施家问题不大,只怕姬家不肯善罢甘休。”施良玉说道。
“姬家那边我已经说服了。现在只要施家点头,两家就可以握手言和。”龙龙说道。
“姬家肯这样做?”
施艳就将情况跟爸爸说了。施良玉一听姬家肯抛弃前嫌,也非常高兴:“好。我带你们去内门找家主。”
天目山位于杭州临安城北,因东、西峰顶各有一池,宛若双眸仰望苍穹,由此得名。天目山地质古老,植被完整。是我国著名的自然保护区,也是浙江省唯一加入国际生物圈保护区网络的自然保护区。 天目山于一九五六年被国家林业部划为森林禁伐区,作为自然保护区加以保护,后又晋升为国家级森林和野生动物类型自然保护区。
天目山现在是国家4A级风景区,其实这个风景区的范围并不大,主要包括东西天目山。至于天目山脉的范围就比较大了,有一千二百多平方公里。在天目山脉范围内有三处国家级的自然保护区,分别是东、西天目山和位于湖州的安吉小鲵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明星小老婆
施家虽然不在这些自然保护区里,但也相距不远。来到那郁郁葱葱的山谷,龙龙立即感受到了这里的灵气非同一般。
与施家内门家主相会,非常顺利,双方也相谈甚欢,家主施良材要招待龙龙他们,龙龙婉言谢绝了,他想早点赶回杭州,毕竟出来几天了,小甜甜还盼望着龙龙去接她。人们尚且爱屋及乌,作为当了“父亲”的龙龙,对小甜甜更是视同己出。
出得世家隐居的山谷,迎面遇到了四名三十来岁的人,他们是施家的“四大金刚”:风火雷电。四人都是神境大成,他们对施良玉抱拳行礼后,就有点要找龙龙的麻烦。
因为他们听说龙龙与施艳极好,作为施艳平辈的这四个男子,都喜欢施艳,碍于家教,不能与施艳结缘,对这个抢走施艳的男子,自然有点羡慕、嫉妒以及恨。
施良玉立即告诉龙龙,四人可能要找他的麻烦。龙龙悄悄地告诉施良玉不要插手,他要教训四人,敲打敲打他们。
“听说你现在和施艳在一起?”施火不怀好意地问道。
“是啊。你要祝福我们吗?”龙龙大方地承认。
“你能够保护她吗?”施风问道。
“当然。谁要是敢欺负她,我自然不答应。”龙龙不卑不亢地说。
“你凭什么保护她?凭你的三寸不烂之舌?”施雷问道,虽然他们知道龙龙说服了施家与姬家握手言和,以为龙龙就是一个说客。
“至少能够让别人不再欺负她了。”龙龙得意地说。
“我想试试你的能耐!”施电说着就一拳打了过来。
龙龙疾步躲开:“唉,唉!你们一起上吧,省的一个个来耽误时间。”
“什么?凭什么让我们一起来?”施雷怒道。
“呵呵,不敢啊?要么我只用一只手。”龙龙不屑地说。
四人气极,把龙龙围了起来。
龙龙故意把一只手背在背后,游走于四人之间,几个回合后,几人没有沾到龙龙的衣角。
龙龙“哈哈”一笑:“不过如此。”说时迟那时快,一瞬间龙龙点了四人的穴道。
四人楞在当场,也只是一忽间,龙龙随手一拂,四人穴道就被解了。龙龙说道:“施家高手不多,你们四人勉强还算高手,多用点心思用在修炼上。我自然有能力保护施艳。”
其实,男人的心思也是相通的,这四人正是喜欢施艳,所以才找龙龙的麻烦。
四人与龙龙交手几个回合,连人家衣襟都没有碰到,自然汗颜。对龙龙抱拳致意:“多有得罪,请包涵。”
“有我保护施艳,你们放心了吧?”龙龙笑着说。
“谢谢兄弟。”虽然远些,毕竟是堂兄妹。
“以后世上历练,有事可以联系我。”龙龙告诉了四人他的手机号码。
四人抱拳行礼告别。
虽然也是四人试探龙龙,与姬家的比试自然不同。一个是试探的成分,一个是比试的想法。
施良玉虽然没有过多言语,看了龙龙以一对四,即使神境巅峰的功力也难以讨好,而龙龙只用了一只手,这是自己亲眼所见。
“到底是武林盟主,闯进世家,胜似闲庭信步。”施良玉赞扬道。
“谢谢伯父夸奖。我做武林盟主,纯粹为武林制定行为规范,不要冒犯国家尊严。犯了刘家那样的错误,一失足成千古恨。”
“那刘家?”在武林世家,刘家的覆灭传得沸沸扬扬。
“杀害国家执法人员,罪不可恕,是我带着徒弟灭了他们满门,国法难容啊。”
“刘家也不是小世家啊。”施良玉叹道。刘家有十余名神境高手,而施家不足十名。当然,像姬家那样的世家有二十来名神境高手。
其实,家族大小,就在于世家神境高手的多寡。小的世家不足十名;中等世家有十名以上;大的世家神境高手要二十名以上。其实,武林门派也是这样区分的。至于武林世家还是修真世家,就看他们的出处。穷文富武,作为世家都必须富裕,至于是武林世家还是修真世家,本来就是武林人士隐居的叫修真世家,是名人富裕者隐居的叫武林世家。到了现代社会,对于世家的区分就不那么明显了。无论是武林世家还是修真世家,都以家族实力来衡量。也就是英雄不问出处,以实力论英雄。
匆匆赶回施良玉家里,施艳上前问询结果,双方握手言和,皆大欢喜。
施艳问道:“我们什么时间回去?”
“我先把伯父腰椎的弹头取出来,不然会压迫神经,以后有瘫痪的危险。”龙龙说道。
“有把握吗?”施艳担忧地问:“医院都不敢取。”
“问题不大。”龙龙笑着说:“没有金刚钻,不敢榄玉器活。”龙龙一语双关地笑着说。
龙龙给施良玉取出了弹头,就在他的家里,只用了简单医用消毒的用品,这些东西药店都能够买到。龙龙用真气吸出弹头,不会对神经造成任何损伤,刀口也小,相当于微创。
离开施良玉家,两人是连夜开车回到杭州,六十来公里的路,一个多小时就到了。
生肖守护神
“明天周末,我们去接小甜甜,现在回家。”施艳说道。
两人俨然像夫妻一样,把车子开进玫瑰园。
两个人洗漱以后,房间里充斥着浪漫和温馨,如钱塘江的潮水,惊涛拍岸,接下来就是川流不息的潮涌滚滚而来。即使是双修,两人也快乐无比。
第二天,龙龙就自己出门了。他这次来杭州毕竟匆忙,没有想到与施艳的感情一发而不可收,没有来得及给她们母女准备礼物,所以他要去给她们买个礼物。
杭州有他们的玉石店,龙龙要去选两件极品首饰。
龙龙走进属于战神们的玉石商店,店员们并不认识他,像对待一般顾客一样对待他。
“您好先生,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一个漂亮的女服务员走上前来客气地说。
“哦,我随便看看。”龙龙笑着问道:“你们这里有什么极品首饰?”
“哦,先生想看极品首饰。请到楼上来。”
“噢,楼上都是极品吗?”龙龙问道。
“肯定能够满足您的要求,只是价格也是比较贵的。”美女说道。
“只要对的,不管贵的。”龙龙笑着说。
美女陪龙龙来到楼上柜台前,龙龙一眼就看中了一只精巧的极品紫罗兰玻璃种的手镯,一看价格五百多万。
“能优惠点吗?”
“九八折。”
“好的。有没有给小女孩子的挂件呢?”
“有的。请这边来。”
龙龙又给小甜甜挑选了一只祖母绿的精巧挂件,配了一条白金项链。两件首饰一共八百二十万元。龙龙拿出黑卡刷 费用。
回到家里,施艳已经做好了午饭,施艳看着龙龙将一个纸盒放到茶几上,也没有在意,吃过午饭,两人就趁机云雨一番,又进行双修到四点种,两人才一起去幼儿园接小甜甜。回到家里,龙龙打开纸盒,将两件礼品分别给施艳和小甜甜戴上,两人都非常喜爱。
当施艳知道小甜甜的项链和挂件要三百多万,说道:“小孩子戴这么贵重的首饰合适吗?”
“这有什么合适不合适的,孩子喜欢就好。”
“我喜欢爸爸买的项链。”小甜甜说道:“还有这只凤凰挂件。”
龙龙摸摸小甜甜的头:“甜甜喜欢就好。”
施艳轻声对龙龙说:“她现在直接叫爸爸了。”
龙龙笑着说:“早就不是干的了。”
施艳羞涩地一笑,白了龙龙一眼,娇羞的令人心动。
“你能够在这里待多长时间?”
“至少度个蜜月吧?”一夜恩爱无度,想不到天才刚亮,一阵电话打乱了他的蜜月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