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踏星


精彩絕倫的小說 踏星 愛下-第三千五百七十四章 開九天推薦

踏星
小說推薦踏星踏星
陆隐看着木竺背影,脑中浮现出木先生的样子。
失业偶像
这,够狠的。
他知道木先生很强,否则不可能逃离他那方宇宙,但,没想到是这样。
青草大师有多强,陆隐很清楚,他没有还手之力,任何永生境之下,应该都没有还手之力,青草大师都不怎么动手就能无敌,这是永生境的战力。
木先生却能给他那方宇宙的永生境留下创伤,而且还不是自己一个人逃,连带着木竺一起逃,这份实力,陆隐有些没底了。
在无疆船头看星空,会让陆隐有种随时可以死战,也随时可以返回的感觉。
这里,离家最近。
他是想家了,但只是一刹那,原本出来就抱着回不去的想法,整个无疆都如此。
无疆承载着始空间人类传承文明,他希望借助无疆而来,真能给天元宇宙带去未来。
现如今最让他发愁的就是九天之变。
九天之变,他与始祖研究明白了,也知道如何开九天,但他不想开。
正如之前对御善说的,要么在弱小,刚刚踏上修炼之路的时候由别人开九天,要么只能自己学会,自己开九天,所谓的开九天,是将内在世界一分为九,每一种力量以独特的修炼形势存在于一个天之中,九天,代表九种力量的持续修炼。
这与九分身之法不同,却也有类似之处。
没有九分身之法那种可能出现独立人格的弊端,也不需要分身到处寻找战技功法,只需自身掌握够资格的力量,分化在九天,不断修炼即可。
九天之变,将这九种不断修炼的力量融合,瞬间能爆发出恐怖的实力。
御善如此,御桑天更是如此。
与其说九天之变是一门战技,不如说是一门不断自我修炼,自我圆满的力量,如同给九种力量赋予了灵性,既不耽误自身修炼,也不会浪费半点时间,在战斗中一朝爆发,带来的蜕变无与伦比。
不得不说这门战技让所有人都心动,如果陆隐刚刚踏上修炼之路,不可能拒绝的了这门神奇的战技,但此刻,他心脏处星空早已成型,若开九天,等于将现如今心脏处星空改变,这个,值不值?
他自己都没有答案。
自己心脏处星空就是一个星空,以九天将星空一分为九,力量不断自我修炼圆满蜕变,看似可以带来极大的实力提升,但,他总感觉不值得,冥冥中有种预感在阻止他。1
为了一门战技,改变已经成型的心脏处星空,这是他如今最纠结的。
可以确定的是,一旦开九天,修炼了九天之变,以他当前掌握的各种实力,足以在短期内形成飞跃式的战力提升,九天之变全开,他有信心跟御桑天正面碰撞。
这才是他最纠结的一点。
与冥冥中的预感相比,此刻获得的力量提升无疑更有诱惑力。
始祖倒是不用迟疑,他修炼的远没有陆隐那般杂,即便改变内在世界,也不存在冥冥中那种预感。
其实大部分修炼者都不会有这种纠结,他们很难修炼出陆隐心脏处星空这股力量,这股力量连陆隐自己都看不懂。
望着星空。
头顶,周身是星空,自己心脏处也是星空。
星空为什么永远那般浩瀚,无边无际,永远存在一颗颗星辰转动。
陆隐漂浮,朝着宇宙而去,置身于黑暗星空中,放空思维,张开双臂。
与这宇宙相比,人类太渺小了,哪怕他拥有摧毁一方时空的力量,那么这整个宇宙呢?
灵化宇宙想重启天元宇宙,都必须等到天元宇宙有足够多的平行时空。
始祖要保下天元宇宙,要么摧毁过多的平行时空,要么镇压序列之弦。
说到底,可以成就宇宙的,唯有宇宙自身,可以摧毁宇宙的,也只有宇宙自己。
人类永远不可能真正主宰一方宇宙的存亡。
人类,是被宇宙所包容的生物,在人类出现之前,有多少主宰过宇宙的生物被包容过?它们又为什么消失了?宇宙却从未消失。
宇宙,才是一切的起点,也是当前生物的终点。
人,无法超越宇宙,那就要学习宇宙,既然宇宙浩瀚,自己心脏处星空与宇宙一样,何必改变?
陆隐长吐出口气,改变了,就回不来了。
心脏处星空,宇宙星空,它们都一样,好不容易修炼到这一步,突然改变,冥冥之中存在着不可思议的阻力,这份阻力来自哪里?会不会是?
陆隐低头看着,会不会就来自心脏处星空?
这片星空,不愿意改变。
始祖知道陆隐在迟疑,他没有插手,陆隐的路谁也帮不了,即便木先生在这也帮不了,他走出了一条前无古人的路,尤其当因果天道笼罩于心脏处星空,那股力量早已不再平凡。
一天,两天,三天…十天过去。
精神病 院
陆隐置身于黑暗之中,周边,无疆一个个高手封锁,不让任何人靠近。
帝国风云
有人闭关修炼,有人红尘体悟,而达到陆隐这个层次,宇宙,才是他唯一的修炼场,他的头上,只有宇宙。
这一日,陆隐睁眼,自凝空戒取出了慧根,泡慧根茶,缓缓喝下。
慧根茶对他已经无效,但他需要静心。
九天之变他不愿意放弃,心脏处星空,他也不愿意改变,所思,所想,所悟,皆在此刻。
时间又过去数十日,再次取出慧根,泡茶,缓缓喝下。
星空寂静无声,他能听到茶水入喉划过的声音,可以听到自己心脏的跳动,听到各种各样的声音,这些声音仿佛一个个跳跃的生命,在不断起伏,陆隐抬头,出神看着无垠的黑暗,听着耳边各种各样的声音。1
渐渐地,他听见了自己力量的声音,精气神的声音,场域的声音,战技的声音,意识的声音,种种声音越来越大,太多了,他修炼的太多了,他不知道这些声音在干嘛,它们,在抢吗?抢什么?抢–九天之变?
陡然间,陆隐睁眼,不知何时,他竟睡着了,刚刚那些声音是幻觉?不,是真的,它们都在抢九天之变。
陆隐瞳孔闪烁,脑中,一股股力量划过,刚刚,它们活了。
他呆滞站着,回忆着刚刚的声音,整个人如同屹立无数年的枯木,周边越发深邃黑暗。
无疆之上,一道道目光看去,带着复杂与期盼。
要说谁能真正战胜御桑天,不是始祖,唯有陆隐。
陆隐创造了太多奇迹,他从底层一步步走出,经历了太多,他的人生就是传奇,他可以带来不可能的胜利。
看着陆隐沉思,他们都不敢大声喘气。
始祖也在看着,目光欣慰,刚刚那种状态是顿悟,你,感受到了什么吗?
陆隐皱紧眉头,呆滞的目光逐渐有了神采,看清了四周,还是那么黑暗,深邃,他嘴角弯起,缓缓闭眼,星空再度陷入沉寂。
一个月。
两个月。
三个月。
半年时间过去,当陆隐再次睁开双目,目光与之前完全不同,他身后,磅礴的意识呼啸而出,直冲天际,紧接着如盘龙席卷,弯曲而上,宛如将星穹一分为九。
无疆之上,始祖起身,大笑,原来如此,柱子,聪明。
除了始祖,没人看得懂陆隐在做什么。
陆隐此刻做的不仅仅是开九天,更是结合了夏家的九分身原理,让九天之变,在意识中诞生。
他自己心脏处星空不能开九天,那就换一个开九天。
九分身之法让陆隐懂得如何身外化身,他不需要赋予意识智慧,却可以通过九分身之法令意识有了开九天的可能,在意识这股力量中开九天,修炼九天之变。
意识一分为九,化为九天。1
心脏处星空,陆地土壤接天而去,落入意识九天第一天,一开尘世。
紧接着,黑色覆盖于第二天,掌之境战气。
流光穿梭于第三天。
无限力量蔓延至第四天。
凪的新生活
挥手,残阳落于第五天。
一道掌印压下,翻天掌,第六天。
枯木落于第七天。
神力接引而出,化为光束穿透第八天。
一开尘世二不灭,三开流光四无限,五开残阳六翻天,七开物反八有神。1
至于那最高处的第九天,陆隐想留给一股力量,那股力量最合适,不过还没到手。2
当意识开九天,并赋予八种力量之后,转瞬没入陆隐体内。
尽管动静很大,但除了陆隐,没人看得懂。
他,以意识修炼了九天之变。
卡灵
这一刻,陆隐自己都不知道九天之变会给他带来多大的战力提升,不过即便再小,也总归是一些提升,达到他这个层次,想要提升战力可相当不容易。
要么不断寻找序列之基,融化序列粒子,要么吸收意识。
至于境界的突破,还没到时候。
他也不知道自己会开创出何等序列规则。1
灵化宇宙修炼者都不知道一个事实,那就是陆隐当前,是祖境,而非序列规则层次,尽管他拥有序列粒子,可以规则不近身,但他就是祖境。
御桑天都忘了这个事实。
包括天元宇宙的人也都几乎忘了,他们下意识将陆隐当成了最强者层次,却忽略了他还是祖境。1
陆隐,还可以突破,而且不止一次。2

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踏星 txt-第三千五百六十七章 論道推薦

踏星
小說推薦踏星踏星
这一刻,灵蜕数量是自上一次磐石论道后最多的,有些人即便没达到灵蜕层次,也会在这两年内想尽办法达到。
各个修炼者,宗门,家族,无数的准备,就是等着这一刻。
磐石之基此刻就在智空域,第一个敲响之人,是祖境。
论道之人境界越低,对于那些修为越低的修炼者越有帮助,然而可以敲响磐石之基的最低层次都是祖境,再往下连接近磐石之基都做不到,更不用说敲响。
自古以来,能帮助低层次修炼者灵蜕的要么是祖境,要么是序列规则强者,如果是始境强者论道,对低层次修炼者几乎没有帮助。
磐石之基形如磨盘,宛如要将苍穹碾压,可大可小。
有老者一步踏天,来到磐石之基外,目光复杂,带着激动与感慨:“没想到有一日,老夫有幸可论道而亡,不枉老夫大限将至,拖着残躯活到现在。”
“老夫照凌波,愿我灵化宇宙武道昌盛亿万万载,愿我后世子孙功耀古今,虽死而无憾。”

一声巨响,在平静的星空荡漾开来,伴随而出的,是照凌波发光的躯体,自那躯体之内,光点漂浮,伴随着声音洒落向所有倾听之人。
这一刻,无数修炼者深深行礼,身怀感恩之心,收获心境。
三十六域,卜凡域,一个家族所有修炼者跪地:“恭送老祖。”
“恭送老祖。”
“恭送老祖…”
论道而亡,是灵化宇宙最荣幸的事,堪比为序列之基而亡。
智空域,愚老仰头看着,照凌波,曾天资无双,与众多英杰争锋,可惜无缘踏足灵法境,难以领悟序列之法,即便如此,此人也足以越级对抗灵法层次强者,是灵化宇宙少有的奇才,这才能敲响磐石之基。
若此人可以踏足灵法层次,必然有机会攀登白灵榜,可惜,可叹。
然而每逢磐石论道,必然有此等层次强者牺牲,对于他们来说是荣幸,对于灵化宇宙无数修炼者,是一次提升,他们,可以称之为无数修炼者之–半师。
无疆之上,初一,陆天一等人都分散开来,静静倾听。
陆隐站在船头,背着双手看向智空域方向。
照凌波吗?
尽管灵化宇宙与天元宇宙是敌人,但不乏值得尊重之人,这些人为了自己的家乡奉献一生,这样的人,不少。
对于灵化宇宙来说,他们是功臣,即便敌视天元宇宙,在战场上,这样的人也值得被尊重,他们只是立场不同。
点将台地狱内,类似照凌波的不是没有,比如齐尊,为灵化宇宙奉献了一生,同样值得灵化宇宙尊重,但陆隐不会手下留情,他们是敌人。
静待日后,宇宙间的大战,这样的人会很多。
请你爱我吧
给他们一个体面的死法,也希望他们有人愿意给无疆一个体面的死法。
随着磐石之基不断发出响声,照凌波的身体越发黯淡,近乎透明,他睁开双目,回顾一生。
三十六域不时有修炼者激动,尝试灵蜕。
“这就是照前辈的修炼之境,我果然错了,现在改还来得及,多谢照前辈。”
“灵化天赋,我得到了灵化天赋,哈哈哈哈。”
“儿子,你获得了灵化天赋?”
“是,母亲,我也没想到真能灵蜕出天赋,从此要一步登天了。”
“太好了,快给你父亲上注香告诉他,我们的儿子终于出人头地了,对了,先感谢照前辈。”
“多谢照前辈点化。”
众多修炼者跪地感激,照凌波成全了很多人。
当他身体完全淡化,消失前的一刻,露出笑容。
无数修炼者跪地送别。
愚老呼出口气,看向一个方向,那里,走出一个老妪,一步踏天,接近磐石之基:“一尺血燕,望后世人百尺竿头,更进一步。”说着,敲响磐石之基。
有修炼者惊呼:“血燕夫人,她居然还活着?”
“什么,血燕夫人?不是说战死意识宇宙了吗?”
“血燕夫人风华绝代,曾修炼到灵法层次,却因意外,彻底失去序列之法,却凭着一手一尺血燕,击溃众多灵法层次强者,太好了,照前辈之路不适合我,血燕前辈的路,我要看清。”
“我等多谢血燕前辈成全。”
“多谢前辈…”
无数声音汇聚而来,老妪面带笑意,盘膝而坐,身躯逐渐淡化,光芒随着声音,洒落三十六域。
每个修炼者路都不同,不是境界高就适合别人。
照凌波的路成全了一些人,但大部分修炼者无法与之契合,这就要看有多少论道之人。
磐石论道,牺牲自己,成全别人,可以提升一大批修炼者的境界,不是灵化宇宙不愿意经常论道,而是实在没那么多濒临大限的修炼者。
落樱如雨
唯有庆祝桑天诞生,或者濒临大限的修炼者数量过多才会论道。
此次,无数修炼者渴望论道之人多,越多,越有可能契合他们的路,帮他们提升境界,突破瓶颈,乃至觉醒天赋或者武器,一步登天。
越来越多的修炼者契合论道之人的路,尝试突破,领悟,寻求新的方向,但相对三十六域倾听论道的大部分修炼者,那些修炼者数量依然少的可怜。
以往,灵祖层次论道之人最多三个,不是没有灵祖层次想要论道,而是够资格敲响磐石之基的灵祖太少太少。
修炼者踏上这条路为的是什么?自然是修炼下去,有些灵祖尽管濒临大限,却也未必愿意论道而死,他们也想拼搏一把,倾听灵法层次论道,乃至灵始层次论道,或许可以突破,尽管可能性很小。
血燕夫人彻底消散于灵化宇宙。
第三个走出的是个样貌年轻,却同样濒临大限的灵祖强者,同样引起了一阵阵惊呼。
凡是可以敲响磐石之基的修炼者都不会默默无闻,随着这位灵祖消散宇宙,众多低层次修炼者叹息,三位论道而死的灵祖皆无法契合他们的路,此次论道,他们算是走到头了。
但紧接着,第四人走出,令三十六域沸腾。
“还是灵祖,咦,完全不认识,诸位可有认识这位前辈的?”
千曜梨猫耳女仆咖啡厅
“不认识。”
“没见过,完全没印象。”
“够资格敲响磐石之基的前辈,怎么可能没人认识?”
即便一些灵祖,灵法强者都迷茫:“此人是谁?”
“待老夫问一问智空域愚公子,此人还真不认识。”
“无论样貌,眼神,形态,气息,都没有任何印象,奇怪。”
面对磐石之基,第四个走出的灵祖强者感慨:“没想到有一日,我竟会站在这里,受万众瞩目,当真不习惯。”
“在下,百变老人,诸位,久违了,哈哈哈哈。”
无数听到此人话的修炼者都惊呆了。
“百变老人?他是百变老人?那个无耻的混账?”
“唯一一个以灵祖层次踏入黑灵榜的修炼者,是他?”
“竟然是他,他居然愿意论道而死…”
无疆,一个角落,老韬惊讶起身:“竟然是他。”
磐石论道,无疆上几乎所有人都在倾听,尽管这些灵祖的路未必契合他们,但多听一听没坏处,还别说,确实有人领悟了什么,除了加入无疆的灵化宇宙修炼者,就连黑色能量源使用者都有人顿悟,带来帮助。
老韬同样在听磐石论道,此刻却被惊讶到了。
陆隐站在无疆船头,听到老韬的话,身影消失,再出现,已经来到老韬面前。
老韬对陆隐解释:“百变老人是灵化宇宙一个传奇,本身修为不高,但在早年得到某位高手的帮助,替他遮掩面容,这让灵化宇宙大部分人都看不清他,偏偏此人最喜欢做的就是探索修炼之路,战技,功法,他修炼了很多很多。”
“一般而言,修炼者都专修一道,即便天赋异禀,也不会修炼太多,此人却不同,不求修为提高,只想探寻众多功法战技,不管别人愿不愿意,想尽办法得到。”
“久而久之,他靠着各种手段得到了很多功法战技,同样也被很多势力追杀,三十六域有近半的势力对他深恶痛绝,好在他得罪的都是小势力,远远达不到七大势力那么庞大,即便如此,也让他登上黑灵榜,成为唯一一个灵祖层次黑灵榜修炼者,也是黑灵榜末尾。”
陆隐看向远方,这样吗?
百变老人,倒是让他想起百变幽冥这个称号,而此人的所作所为怎么与他差不多?
陆隐最擅长的就是伪装潜入各大势力挑拨离间,顺便得到点好处,凭的是骰子六点记忆融入,很多时候完美无缺,让天元宇宙很多人都有心理阴影了,与他相比,这个百变老人还好那么一些。
“没想到此人竟然也要论道而亡,看来他的路走到终点了,”老韬感慨:“修百技,不如专修一道,不是什么人都与当家的一样宛若神人之资,可以将每一条路都走到终点的,与当家的一比,这个百变老人什么都不是,当家的神威盖世,举世无敌。”
陆隐走了,又回到无疆船头,老韬的马屁自动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