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蒙恩的老賽


精华都市言情 風華1978 蒙恩的老賽-第八十九章 武鬥之殤鑒賞

風華1978
小說推薦風華1978风华1978
一见到值班医生这副作态,陆嘉便明白他是在索要好处费。
本来陆嘉是不准备当这个冤大头的,可是转头看了一眼趴在威尔·史密斯后背上,已经烧得迷迷糊糊的陈小妹,还有旁边几欲暴走的陈照森,陆嘉摇了摇头,无奈的从口袋里摸出一张大团结塞到了值班医生的手中。
值班医生见到陆嘉居然塞给他一张大团结,心里也是一惊。
平时索要好处费的时候,病人家属最多也就给个三块五块的。
谁曾想,陆嘉一出手直接就是一张大团结,这让值班医生一时间竟不知所措起来。
“医生,我家小妹这病现在能诊治了吗?”
陆嘉塞了钱,语气冰冷的说道。
“可以,可以,我马上就为她诊治,请家属把病人放到这边的床上躺平。”
听到陆嘉冰冷的声音,再看到旁边一脸愤怒的陈照森和背着病人的老外,值班医生突然打了个哆嗦。
他心中隐隐有些后悔今天的举动,想要把手中的大团结还给陆嘉,可是犹豫了一阵又实在舍不得,最终还是惴惴不安的把钱揣进了口袋。
虽然这个医生的医德不怎么样,但是医术倒也还说得过去。
一番诊治下来,很快便确定了陈小妹的病因。
根据值班医生的描述,陈小妹应该是伤心惊惧导致寒邪入体,并且因为长时间没有得到有效的医治,致使肺部感染病变,最终转变成了肺炎。
在陆嘉的强烈要求下,值班医生直接使用了医院里最好的药品。
一针下去,又挂上了吊瓶,没过多久,陈小妹的气色便恢复了许多,就连呼吸也逐渐平稳下来。
看到妹妹的病情已经得到控制,陈照森紧握的拳头这才舒展开来。
他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突然转过身,一下子跪到了陆嘉面前。
这可把陆嘉吓了一大跳,连忙上前拉陈照森起来,语气愠怒的低吼道:“你这是做什么?”
男儿膝下有黄金,陆嘉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在自己心目中侠客一般的人物,有一天会这么突兀的跪在自己面前。
可当他把陈照森拉起来后,看到他通红的双眼和眼眶里的泪水,心中腾起的怒火却又瞬间消退了大半。
如果换做自己,表现的或许会比他更加不堪吧!
陆嘉把陈照森扶到了椅子上坐下,胸中的憋闷更胜几分,于是便从口袋里摸出一支烟放到了嘴里点上。
抬眼看到陈照森正低着头抽泣,陆嘉狠狠的抽了一口烟,拍了拍陈照森的肩膀,在他的旁边坐了下来。
见陈照森抬起头,陆嘉便把嘴里的香烟给陈照森递了过去。
“谢谢。”
陈照森接过陆嘉递来的香烟,放到嘴里狠狠的吸了一口。直到过去很久,他才长长的吐出一口烟雾,像是要把胸中的憋闷全都吐出来一般。
“如果你拿我当朋友,就不要再和我客气了。目前小妹的病情已经稳定了下来,剩下的就是安心静养,你也不用太过担心。”
虽然两世为人,可陆嘉并不怎么会安慰人。
说完这么一句,两个人便又沉默了下来,房间里只剩下吧嗒吧嗒的抽烟声和陈小妹逐渐平稳的呼吸声。
在病床边照料陈小妹的威尔·史密斯左右看了一眼,也是知趣儿的保持着沉默。
“那年冬天,我刚刚过完七岁的生日没有多久。
当那群人拿着长枪闯进我们家里的时候,我爹刚刚把春联贴到门框上面,连手上的浆糊都没有来得及洗。
他们用长枪指着我爹的头,把他往村子外面的河沟里赶。
我娘当时正抱着妹妹在屋子里面蒸馒头,听到声响便追了出来。
我爹见到我娘抱着妹妹出来,便哀求那群对立派的知青不要伤害她们。
那群人对此置若罔闻,只是大声呵斥我的父亲,让他继续往前走,说如果不走,就当场打死他。
可能是担心那群人真的会当着我们的面开枪,我的父亲只得不情不愿的被那群人推着往前走。
卖萌无敌小小宝 小说
我娘在后面哀求那群人,饶我父亲一命,说我们家里上有老下有小,不能没有我的父亲。
可那群人像是赶苍蝇一般推开了我的母亲,并嚷嚷着如果再敢靠近,就连我的母亲也一起打死。
我记得那天晚上妹妹哭得撕心裂肺,可是那群冷血的人对此全部都是不屑一顾。
当他们把我爹赶到河沟边上的时候,我爹犹如将死的猎物一般,呜咽着冲我吼道,照顾好你娘和你的妹妹!
话音未落,我便听到了‘砰、砰、砰’一阵枪响,枪声划破了寂静的长夜,惊起一树树的麻雀。
我看到我爹胸前的棉袄像是绽开的花朵一般,先是白色,随后便被血水染成了红色。
他就那么直挺挺的跌落到了河水之中,溅起一大片水花。
我娘像是发了疯一般扑到河里想要捞起我爹的尸体,可是由于河水太深,她跳进去之后便没了踪影。
再后来,我就看到我爹和我娘的尸体慢慢浮出了水面,就那么顺着河流向下游飘去。
那群人朝我们兄妹看了一眼,嘴角满是不屑,背上长枪便朝着村子里走去。
其中一个人路过我们身边的时候,还冲着我冷哼了一声,嘴里念叨着,这年头,杀个人比杀只鸡还容易!
那天晚上,夜色像是泼开的墨一般,让我的眼里只剩下了红与黑。
红色是我爹胸前的花朵,黑色便是这浓重而漫长的黑夜。
后来,我爷爷发疯似的跑到了河边,却只看到岸边滴落的几滴鲜血。
当爷爷把我和小妹抱在怀中的时候,我才稍微感到一丝温暖。
自从我爹娘死后,我和小妹就一直跟着爷爷生活。
由于那时小妹年纪尚小,对这些事情应该是没什么记忆的。
爷爷也从来不在我们兄妹面前提起我的爹娘,就连春节和忌日也是一个人偷偷的祭拜。
小妹从小就和爷爷亲近,爷爷也非常疼爱她,每次有好吃的都会紧着她先吃。
对于小妹的请求,爷爷总是想方设法也要满足她。
当小妹不开心的时候,爷爷总会变着法儿的逗她开心。
以前我一直以为爷爷的身体很强壮,毕竟他是族谱上面记载的拳师,年轻的时候可是空手打死过一头牛的。
可谁知道……”
陈照森一边抽着烟,一边望着天花板,像是对着陆嘉讲述,又像是自言自语。
当陈照森说起陈小妹当时年纪尚小的时候,陆嘉突然想起了自己的妹妹陆华。
于是连忙转头看向病床上的陈小妹,却只见那个小女孩儿虽然紧闭着双眼,可眼角的泪水早已经打湿了枕头。
见此情形,陆嘉的心头就是一紧。
那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年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