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最強戰神


人氣小說 最強戰神 ptt-第427章 療傷!熱推

最強戰神
小說推薦最強戰神最强战神
林然这一刻也有些恍惚。1
他看了看自己的手,低低地说了一句和苏菲很类似的话:“这就是星辰的力量么?不,应该还不是。”
这是经过了北晴居士治疗之后才产生的效果,也不知道这种状态到底能够保留多长时间。
然而,林然之前在弄死闻人雄健的时候,所展现出来的力量固然磅礴无际,可是,他能感觉到,那些本来沉睡在自己体内的力量,还远远没到被完全调用起来的程度!
而且,现在,体内源力池里那被北晴居士所打通的通道,在渐渐收缩、变窄。
苏菲走上来,睫毛弯弯,眉眼带着笑,轻声说道:“喂,星辰大人,别走神了,大家都在向你行礼呢。”
林然这才反应了过来,看了看那些朝自己下跪的尼姑们,连忙说道:“使不得,真的使不得,大家快起来。”
云别师太则是说道:“从今天起,您就是我们芙蓉庵最大的恩人,我们每个人都将对恩人以命相报。”
云霓师太去云游四海,也把另外两个最有希望继承她位置的弟子带走了,导致现在芙蓉庵中并没有超级高手坐镇。
既然如此,林然也没再多说什么,也是双手合十,对着云别师太和芙蓉庵的众位尼姑深深地鞠了一躬。
月初姣姣 小說
而一旁的鹤无双和仇舞蝶看到此景,神情都有些复杂。
两人的衣服都已经染血,白皙的下巴上也全然都是从口中溢出来的血迹,颇有些娇艳却凄迷的美。
林然看了看这无双剑派的并蒂莲,说道:“我能看出来你们的伤势很重,待会儿我会给你们疗伤,刚刚做得不错,谢谢你们。”
确实,如果不是鹤无双和仇舞蝶仗义出手的话,仅靠苏菲一人,是拦不住闻人雄健的,到那时候,这个家伙可能就会对处于昏睡状态下的林然和北晴居士产生致命威胁了!
鹤无双和仇舞蝶却没想到,林然竟然会主动向她们道谢……事实上,这一对儿师徒本来还想着要怎么感谢林然的救命之恩呢。
这两个骄傲的姑娘同样没想到,这个男人竟然拥有着星辰实力,这也让她们再也激不起把半点反抗之心。
林然随后对云别师太说道:“师太,麻烦您们把这两位姑娘抬进去吧,我先去看一看北晴居士,然后再给她们疗伤。”
“我来吧,你快去看看师父。”
苏菲说着,弯下腰,小心翼翼地把鹤无双给抱了起来。
林然则是径直进入了内院。
此刻,北晴居士还睡在床上呢。
林然之前醒来的时候,发现这居士正趴在自己的胸口睡着,一头青丝披在自己的身上,而那额前的一绺白发,就出现在他的眼前。
本来北晴居士就是个很清婉的女人,无论长相,还是气质,皆是如此,那一缕细细的白发,更是平添了动人之感。
尤其是,她那颀长的身段儿极为的柔软——她趴在林然的身上睡觉,这让后者的感触很是真切。
最关键的是,当时林然的身上除了数不清的针眼,可是一件衣服都没有的。
本来北晴居士的施针,就给他某些方面产生了提升的作用,那出海的蛟龙一直处于蓄势待发的状态中,在这种情况下,被趴在身上的北晴居士这么一刺激,差点没被搞得当场爆炸。
不过,当时强敌在外面,林然并不可能这方面分心,把北晴居士在床上放平之后,林然便穿上衣服,走了出去。
此刻,北晴居士还处于平稳的睡眠之中,刚刚明显是体力透支了。
林然本想给对方输送一些自己的源力,但是一想到在未征求对方同意的情况下这么做,好像有些不太合适。
北晴居士虽然不是出家人,但明显也是性子保守,以治疗之名贸然触碰对方的身体也不太好。
看到对方的呼吸还算比较均匀,某个坐怀不乱的正人君子便放下心来,转而去了另外一间厢房。
这时候,鹤无双和仇舞蝶都躺在地上。
她们两个的状态并不好,已经很虚弱了,尤其是实力稍逊一筹的仇舞蝶,胸骨和肋骨断裂多处,一条胳膊扭曲变形,已经是近乎奄奄一息的状态。
面对一个半步S级的凶徒,两个A级的姑娘能够凭借着剑法坚持这么久,也是殊为不容易的了。
我师尊太低调怎么办
“苏菲姐,把她们的衣服给剪开吧。”林然说道。
鹤无双和仇舞蝶的衣服上沾了很多血,粘在伤口上没法脱下,不得不这样处理。
仇舞蝶此刻近乎失去了意识,自然不会对林然的话产生什么意见,但是,鹤无双可还处于清醒的状态下呢,听到林然要剪开她的衣服,她本能地便开口拒绝道:“不要……”
“如果想活命,接下来就别多说了,你的伤不轻,必须要早点治疗,否则会留下后遗症,此生实力再难寸进。”林然淡淡说道。
这句话倒是颇为语重心长。
很显然,在鹤无双挺身而出之后,林然对她的态度也好了一些。
“……”听了这话,鹤无双抿了抿嘴,倒是没有再多说什么。
于是,苏菲便把这两个姑娘的衣服都给剪开了。
林然紧接着便看到了那被鲜血浸染的白色肌肤,就像是娇艳凄美的白玫瑰。
鹤无双的眼中有着很明显的尴尬与难为情,这些情绪甚至盖过了她的伤痛。
不管是同性还是异性,她从来不曾在外人面前暴露过自己,尤其是在成为掌门之后,更是如此。
可是现在,她的贴身白色衣物却都被林然看到了。
如何能不羞?
似乎是为了保护自己,鹤无双下意识地把自己的双腿并拢了一点。
可是,这个动作却偏偏造成了一种含苞待放之感。
“我先救仇舞蝶。”林然对鹤无双说道,“你能再支撑一下吗?”
“我可以。”鹤无双的声音里也透着虚弱,但是虚弱中还能让人感觉到这姑娘似乎很要强。
“好,苏菲姐,你先给她处理一下伤口,其他的交给我。”林然说道。
“好。”苏菲答道。
她早就让云别师太取来了医药箱,卫生消毒工具一应俱全,说话间,已经用镊子夹起了酒精棉球,开始清理鹤无双身体上的血污了。
苏菲一边消毒,一边说道:“擦伤口的时候可能有点疼,你忍一下。”
“嗯,谢谢。”
鹤无双道了一声谢,而她此刻的所有注意力,都放在了林然的身上了。
只见后者正把手贴在了仇舞蝶的小腹源力池位置,身上似乎有着源力涌动。
不得不说,此刻的仇舞蝶穿着一身黑色镂空贴身衣物,配上她那颇为饱满的身形,竟是流露出了平时根本见不到的性-感与火辣,很是引人注目。
“这丫头……平时怎么没发现她的衣服都是这样野性的……”鹤无双在心中下意识地嘀咕道。
随后,她便把注意力全部集中到了林然的身上。
后者此刻极为专注,一直在用自己的源力给仇舞蝶疗伤,至于后者的性-感与火辣,似乎和他根本没有半点关系。
而随着林然的治疗,仇舞蝶的苍白面色也开始渐渐红润了起来,甚至,过了十几分钟之后,她还睁开了眼睛。
鹤无双暗暗感慨着神奇。
不过,她也没多么意外,毕竟,这种疑似星辰级的大佬,所拥有的手段实在是太多了。
“这……”仇舞蝶一睁眼,便看到了林然的脸,那专注的神情让人挪不开目光。
“别说话,屏息凝神。”林然说道。
随后,仇舞蝶便发现,自己的体内有一股温暖的源力,正在缓缓地流遍全身,让四肢百骸都充斥着一股暖洋洋的感觉。
随着暖流汩汩而过,仇舞蝶伤处那些火辣辣的痛感,已经完全被抚平了,很是舒服。
不过,下一秒,仇舞蝶的身体控制不住地微微紧绷了起来。
因为,林然的两只手,一只手放在了她的胸口,一只手放在了她的肋间。
甚至,林然还把那镂空的黑色布料往旁边扯了扯,似乎是嫌碍事儿。
鹤无双本想制止,以为林然是要占自己徒弟的便宜,不过,苏菲却把一根手指放在了她的嘴唇前,随后摇了摇头,示意噤声。
仇舞蝶的呼吸开始急促了起来。
因为,林然的手已经开始在她的胸口上一路按压着了。
这种碰触其实是很敏感的。
但是,此刻的仇舞蝶并未想到,自己为什么没有出言制止。
不过,林然此举也是为了再检查一下仇舞蝶的胸骨,但由于对方的雪层实在是太厚了,所以,他在检查的时候,又不得不多用了一点力量。
这把仇舞蝶按得有点疼,让她控制不住地发出了轻吟之声。
把胸口和肋下全部检查完毕之后,林然才说道:“你的骨头断了不少,但除了左臂之外,没什么严重错位的地方,我已经替你把断骨处用源力温养过了,接下来只要静待恢复就可以了。”
“好,谢谢……”仇舞蝶满脸通红,再也不是之前那苍白的连嘴唇都没有半点血色的状态了。
很显然,经过了林然的治疗,她已经恢复了许多。
“不用谢。”林然看着仇舞蝶,笑了笑,道,“姑娘家,还是懂礼貌的时候更可爱。”
说着,他还顺手把那之前被自己扯歪了的镂空衣服给整理好了,遮住了覆盖在山巅的晚霞。
这让仇舞蝶面红耳赤,但并未出言制止,一双美眸里,已经要滴出水来了。
“哼,又借机撩妹,我要告诉倾城。”苏菲在心中嘀咕道,但是表面上却眉开眼笑,似乎很是喜欢看到林然把这两个骄傲的姑娘给攻掠了。
“该你了。”林然转向了鹤无双,用袖口擦了一下额前的汗水,说道。
很显然,刚刚的治疗,对他来说,也是不小的消耗。
鹤无双轻轻咬了一下嘴唇:“我的胸骨没断,你可以不用检查。”
“检查不检查,你说了不算。”
林然面无表情地说了一句,随后伸出手来,贴在了鹤无双的小腹位置。
一股温暖的源力从林然的掌心间汩汩涌出,进入了鹤无双的体内!
后者的身体一紧,本能地把两条长腿并得更拢了一些,那晶莹圆润的脚趾头儿都绷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