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我可以進入遊戲


熱門都市小说 我可以進入遊戲 ptt-第三百四十四章 錢足夠多可以昧良心?我拒絕授權給國外任何公司!閲讀

我可以進入遊戲
小說推薦我可以進入遊戲我可以进入游戏
埃文斯看着那十几株分株嫁接的净化草,满脸喜色的上前和孙齐询问:“孙,看来你分嫁接成功了,什么时候可以得到种子?”
孙齐的脸色却并不好看:“埃文斯先生,恐怕并没有这么简单,这些时间我研究发现,三株净化草被做过手脚,根本没有办法授粉凝结种子。”
这消息让埃文斯脸上的喜色一下消失了,急忙又问:“那分株嫁接呢?用这种办法可不可以大规模培育种植?”
孙齐听到这话,眉头皱的更紧了:“埃文斯先生,分株嫁接恐怕也没有办法。”
埃文斯急忙问:“你这不是培育出十几株了?”
孙齐叹气到:“埃文斯先生,这都有十几株了,你没发现空气质量都没有什么改善吗?”
这话让埃文斯一愣,空气质量的确很不好,就和正常的京城空气质量一般。
不应该才对。
这有十几株净化草,空气质量应该能达到个位数才对。
埃文斯不相信,急匆匆的拿来了一个AQI检测仪器,检测之后,空气质量数值是:78。
看到这事实,埃文斯马上质问到:“怎么会这样?”
孙齐解释道:“具体的我也不清楚,这三株净化草盆栽分株嫁接之后,竟然就没有了净化空气的效果。”
显然,游戏出品的品质2种子种在现实里都会变成品质1,这再拿来分株嫁接,等于再培育了一次,甚至再嫁接到其他植物上,怎么可能还保持原来的功效。
如果没有经过实验检测,箐霖实验室也不可能安心拿来售卖。
这些自然不是孙齐和埃文斯能知道。
可埃文斯却有些急了。
他还以为能够靠着抢购来的净化草最终培育出种子带回去,现在看来是想简单了。
埃文斯第一时间又找来了那位柳先生,皱眉的道:“柳先生,恐怕又需要你的帮助了,对方在净化草上做了手脚,净化草没有办法凝结种子,甚至通过分株嫁接来移植还会失去净化空气的效果。”
“埃文斯先生,你要我怎么做?”柳先生听到这话也有些吃惊,可想到那位李凯教授的传闻,以对方的能力做些防备似乎也没什么奇怪。
埃文斯直接道:“柳先生,箐霖实验室研发出这净化草肯定是为了赚钱,我想让你试着能不能从箐霖实验室拿到授权代理。”
柳先生听到这话先是皱眉,片刻后才说;“埃文斯先生,之前那箐霖公司在箐霖消闲茶上制裁过西方国家,要拿到授权怕是比较困难。”
“不过,我可以和箐霖实验室申请试试,毕竟这是资本的社会,人就没有不爱钱的,就看给的足不足够多,能不能撬动对方心里的那根弦。”
对于这点,柳先生也是非常自信的,毕竟,当初他们柳家也是民族品牌的顶梁柱,也是和箐霖公司一样,对西方资本嗤之以鼻。
可对方真给的太多了。
在这个资本横行的时代,他们柳家也没有办法拒绝。
所以,他相信对方也是一样的,只要不惜代价,给的足够多了,总会松口的。
埃文斯听到这话立马说:“柳先生,钱不是问题,关键是要拿到东西。”
“那我安排人去试试。”柳先生说着也拿出手机安排了起来。

箐霖实验室。
秦霖、陈立正在一间实验室,看着李凯带着几个研究人员在一株株净化草上摆弄着什么。
净化草改造了尤城,让尤城的空气升华了一大截。
可紧随着也有很多问题也来了,毕竟一株净化草300块,现在外面种植着那么多,已经有人起心思了。
即使已经围着了栅栏,各处都装了高清摄像头,可还有人认为自己能侥幸。
昨晚就有人偷了几株被拍了下来,然后早上就被抓了。
一年是跑不了了。
可这种事情也必须想办法杜绝才行,县里知道了之后就来寻求箐霖实验室的帮助了。
高清摄像头只能让警察快速抓到小偷,可如果有人买,就有人会大着胆子去偷。
所以,要想办法让小偷偷了也没有办法售卖,或者别人不敢买的办法才行。
那问题也就决绝了。
沈立这边倒是想到了一个办法,就是给这些城市改造的净化草都打上编号。
那些净化草都生长成熟了,不会再长大,打上标号不会因为生长让标号消散。
现在那些研究人员就在试验这标号要打多深多大不会影响净化草生存。
而且,这是植物,都让你没有办法像其他东西一样磨去编号,你一磨说不定把净化草弄死了,更吃力不讨好。
到时候有这编号,谁偷去卖,买的人都知道是贼脏,而明知道是贼脏还买的那就严重了。
明知是贼脏还掩饰、隐瞒、购买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毕竟只有300块的东西,犯不着。
这样可以最大限度的降低这种事。
自然,真有没脑子或者侥幸的,那当典型的抓就好了。
片刻后,一个研究员跑了过来汇报,得出了结论,已经知道可以刻印多大多深的编号不会对净化草产生影响。
有了结论之后,剩下的也就交给沈立负责了,这算是售后服务。
他会和县里沟通,派人给尤城那些净化草都打上编号,然后录入尤城的警方数据库的。
这也算是给了他们实验室一个经验,以后这类的城市改造,净化草都要先刻印上编号才行。
送陈立离开之后,秦霖也找来了实验室安保负责人云飞询问安保状况。
现在净化草已经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安保方面必须要尽可能跟上,而且,要花大资金弄安保才行。
毕竟他们可以肯定,以后盯上净化草的人肯定很多。
自然,也有人会说,明知道会被盯上就该藏着掖着,不让人知道才对,而不是拿出来大肆宣传。
想法是好的,可别忘了现在是网络信息时代。
只要你这东西要拿出来用,拿出来推广,在这种净化空气的神奇效果,全网知道也是不可避免的。
除非你不拿出来用,可那藏着掖着又有什么意思?
云飞的安保能力是非常强的,因为箐霖实验室舍得花钱给工资,也舍得花钱买高科技设备,防护手段都是按部队来的。
秦霖和云飞大致了解了一下安保的情况也准备回去庄园。
沈立这时却是急匆匆的跑了过来:“秦霖,有一件重要的事和你汇报一下。”
“怎么了?”秦霖看着沈立很急的样子,疑惑的问。
沈立汇报道:“秦总,有人想要申请净化草的代理授权,而且,是非常意外的人,对方是柳家的人。”
“柳家,哪个柳家?”秦霖倒是愣了一下。
没想到这净化草才推广,就有人打上代理授权的主意了,不过这净化草箐霖实验室可没有给授权代理的打算。
这东西的价值他们都知道,也不可能给授权代理。
沈立解释道:“就是某想电脑那个柳家,是他们想要授权代理。”
“啥?”秦霖听到这话直接就愕然了:“他们柳家脑子有毛病,还是觉的我脑子有病?竟然还想找我们要净化草授权代理?”
这柳家屁股坐有多歪国人谁不知道?
之前对方想要赚脑梗药这种昧良心的钱,他还帮鲁部长利用多特医生的BUG弄出了治疗脑梗的秘方。
听说那位70多岁的柳总都脑梗进医院了,怎么这柳家还想搞事情?
他不是傻子,柳家根本不做空气净化这方面的生意,突然来说想要这授权代理,用屁股想也知道,说不定就是为资本爸爸办事了。
沈立笑了笑说:“他们还给暗示,只要把授权代理给他们,价钱不是问题,甚至愿意给出某想电脑公司的股份,对方是想用钱砸我们。”
“艹,他们以为自己那破电脑公司的股份很值钱?”秦霖听到这话都忍不住爆粗口了,然后又朝沈立道:“直接发个公告,就说我们不对外做任何授权,并且并没有将净化草出售国外的打算,未来只会考虑对友好国家开放代理。”
“好的,秦总。”沈立听到这话笑着应道。
其实在汇报这件事的时候他就知道会是这个结果,对于自己老板的做事风格还是很清楚的。
这柳家的人找上门,不是自讨霉趣吗?
沈立回到办公室就叫来了对外宣传的负责人把事情吩咐了下去。
另外一边。
神兽偏头痛
京城。
那位柳先生也已经在和埃文斯汇报:“埃文斯先生,已经和那边发出了申请,并且我这边已经开出了足够大的筹码,连我们公司的股份都愿意给出去。”
埃文斯点头。
对于这点他还是坚信的,毕竟眼前这位就是最好的例子,这世界上不为资本所动的总是少数。
可惜的是,两人似乎对自己崇信的资本有些太满目相信了。
这世界上总有人会对资本不屑的。
两人在等待箐霖实验室回复的时候,就见一个中年男子急匆匆的跑了进来,到那位柳先生耳边说了起来。
“什么?”柳先生马上又惊呼了出声,急匆匆的拿出手机上登上网络,找出了一个新的热搜视频。
埃文斯皱眉的问:“柳先生,怎么了?”
“埃文斯先生,事情和我们想的不一样,这是箐霖实验室最新的对外公告。”柳先生脸色很不好看的将手机递给了埃文斯,还点击播放了上面的视频:
“…本实验室特此申明,对于净化草这一项技术,并不会对外做任何的授权,特别是国外任何公司或者势力,并且净化草并没有对任何国家销售的打算,未来会考虑向友好国家进行销售!…”
箐霖实验室的公告并不长,可是意思非常粗显易懂。
埃文斯看到这个公告,双眼直接瞪大了,眼中是忍不住的愤怒,几乎是吼了出来:“shit,这是制裁我们?他们凭什么?谁给他们的勇气?”
柳先生看着愤怒的埃文斯脸色也是一样难看,他也没想到还真有不在乎资本,甚至连他们加公司股份都嗤之以鼻的。
重生劫:倾城丑妃
要知道他们公司还掌控着3个资本投资公司,投资范围覆盖了方方面面。
对方知道这股份有多大的价值吗?
在埃文斯愤怒的时候,网上的人看到箐霖实验室的这个公告却是轰动了,新闻一出,便是有密密麻麻的评论出现。
“6666,不愧是箐霖公司的兄弟单位!”
“又见制裁,喜闻乐见,之前是箐霖消闲茶,现在是净化草!”
“之前人家制裁了箐霖消闲茶,箐霖公司就反制裁,没想到这仇还记着,这净化草又制裁一遍。”
“我能说箐霖公司的老板很记仇嗎?可我要说乾的漂亮。”
“我只能说箐霖公司的老板格局高上了天,不管箐霖消闲茶还是净化草,国际市场绝对是有恐怖的利益,人家说不要就不要。”
“单单冲这制裁,我決定买10株净化草,谁告诉我可以去哪里买?”
“支持楼上的,我也想买!”
“支持+!”
“……”
可以说,箐霖实验室这公告出来,国民一片叫好,说实话,还真没有哪个公司干做这种事。
现在那些个公司,哪怕是那些超级大集团,一个个也都在讲国际市场,哪个肯放弃这个市场。
即使并不确定国际市场能不能赚钱,可还是无数公司想要踏入这个市场。
可箐霖公司的产品,不管是箐霖消闲茶,还是净化草,都是可以确定能在国际上赚钱的,还能大肆捞钱。
可人家不仅放弃了,还对国际市场进行了制裁封锁,给人的感觉就是两个字:霸气侧漏!
这绝对是国内任何一家公司都坐不到的事。
近身狂婿
京城。
金部长正和一个特殊部门的人谈着的时候,也接到了这个消息,他正想着如何跟这位秦老板谈一谈关于对净化草特殊限制的事情,誰知道秦老板自己来了这一出限制了,都不用他再费口舌去说服秦老板了。
金部长想着也又再拜托了那位特殊部门的人一些事情,然后送着对方出门了。
这位特殊部门的人很特殊,至于有多特殊,不能描述。
现在净化草已经人尽皆知,可以想象会有人打主意,正常的手段相信秦老板那边的安保能解决,一些不正常的手段就要摆脱这特殊部门。
既然要对净化草特殊限制,那一切都要做好防备才行。
回到办公椅坐下,金部长又拿起电话拨打了出去:“叫大家开会,商讨一下和箐霖实验室合作的计划。”
今年上面拨了100亿资金作为京城空气质量的治理,那自然要用到刀刃上。
现在净化草就是这刀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