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大羅羅


人氣玄幻小說 活埋大清朝-第801章 大明天朝,長臂管轄!(求訂閱,求月票)推薦

活埋大清朝
小說推薦活埋大清朝活埋大清朝
“外邦小臣,荷兰东印度公司总督坎普斯恭请大皇帝圣安”
坎普斯已经给朱和墭跪了,还行了最正式的三拜九叩之礼,还用汉语向朱皇帝请安。
他正磕头的时候,朱皇帝已经开口了:“坎普斯,你自称外邦小臣,又说是东印度公司的总督你到底是哪国的小臣?你的君主又是谁?你当总督的东印度公司到底是个衙门还是个商号?”
侍从大臣纳兰性德马上就把朱和墭的话翻译成了拉丁文,然后还加了一句:“大皇帝学贯中西,熟知西洋事务,你若敢虚言欺君,小心大皇帝雷霆震怒!”
坎普斯一听这话,赶紧磕头请罪:“大皇帝恕罪,我来自西洋尼德兰联省共和国。共和国虽然没有君主,但是却有和君王并没多少不同的执政官,执政官威廉三世就是我的君主。至于东印度公司,则是介于商业机构和政府机关之间,是得到尼德兰大议会特别授权的特许贸易公司,可以行使交战、缔约和治理殖民地的权利”
他现在说的是拉丁文,朱和墭完全能听懂,而且他也知道特许贸易公司是个什么东西它们其实就是合法干零元购的强盗公司!
其实就是一帮人模狗样,信仰上帝,热衷慈善的欧罗巴贵族老爷不方便自己下场抢劫。就搞出这样的幺蛾子公司,雇佣一些亡命出海放抢,自己当股东分脏,拿了好处但是不沾恶名和因果,挂了以后也不会因为杀人放火下地狱。
这可真是太奸诈了!
朱和墭现在可是东方文明世界的最高领袖,当然要维护东方文明世界的秩序,当然不能让这种强盗公司来马六甲以东的文明世界作恶了。
“大胆!”朱和墭已经怒了,大喝一声打断了还打算欺君罔上的坎普斯,可把坎普斯、穷森、马丁、瓦伦堡、皮门特尔这几个强盗殖民者的头头给吓着了。全都趴在地上,大气儿都不敢出一个,生怕朱和墭一声令下把他们几个都宰了。
朱和墭怒斥道:“尔等分明都是海贼盗匪,干得都是杀人越货的买卖,个个都无恶不做,还充什么诚信经营的商人?你们干得这些事儿,朕清楚得很!”
他的话音刚落,边上的邱荣也瞪着眼珠子附和道:“哼,你们几个贼头别以为能骗得了圣上!你们就连本爵都别想煳弄过去,本爵太知道你们是什么货色了!”
纳兰性德也沉下面孔,用又急又快的拉丁文说:“大皇帝无所不知,当然也知道你们欧洲人借着特许贸易公司和传教的名义干得那些奸恶之事现在你们当着大皇帝的面还敢撒谎欺骗,就不怕大皇帝震怒之下将你们斩首吗?”
这下穷森、马丁、瓦伦堡、皮门特尔这几个家伙都不干了,马上提出了异议。
“大皇帝,我们什么都没说啊!”
“大皇帝,欺骗您的是荷兰海盗奸商坎普斯,我是法兰西国王的奴仆”
“大皇帝,我是瑞典国王的代理人,我们瑞典东印度公司真的没有,没有在马六甲海峡以东干过坏事儿”
“大皇帝,我和澳门的贝洛家族是亲戚,您的贝贵妃是我的远亲啊!”
好嘛,居然还攀上亲戚了!
怕死怕成这样,真是丢尽了葡萄牙国的脸面了。
不过朱和墭还是准备给贝佳馨一点面子,笑着对这个自称是贝贵妃亲戚的皮门特尔说:“你这个帝汶总督和他们四个是不一样的,你是葡萄牙的官员,他们是打着特许贸易公司名义的海盗!”
皮门特尔大吁了口气儿,不过心还是很虚的。因为他本来是个澳门葡人,还是个高官。在朱和墭收复澳门后因为不甘心被大明统治就拖家带口逃去了果阿,到了果阿后他又拉起一帮澳门葡人抱团干雇佣兵,混了两三年后就得到了一个出任帝汶岛总督的机会。
虎x鹤 妖师录
不过帝汶岛的总督有点烫手,他虽然早在十余年前就拿到委任状了,可就是种种原因没法上任。
而这一回,因为他和他手下在“八国打印”之战中表现突出,所以果阿总督府才派出战舰送他去帝汶,顺便重建葡萄牙在帝汶岛的殖民统治。
可帝汶岛的位置也在马六甲以东现在那里可是天朝属地了!
纳兰性德把朱和墭的话翻译成拉丁文之后,坎普斯、穷森、马丁、瓦伦堡四个人都吸了口凉气儿。大明皇帝这是要把他们当海盗了。虽然他们的确是海盗,但他们都是有执照的海盗。其中的法兰西东印度公司还是路易十四控股的,属于有编制的国营海盗!
想到这里,法国人亨利.马丁就用拉丁文嚷嚷起来了:“大皇帝,我是法王路易十四委任的海军上校我们法兰西东印度公司隶属王室,我是法王的奴仆!”
纳兰性德听了他的话,回头对朱和墭说:“圣上,这个姓马的洋鬼子说是法兰西内务府的奴才,是法王路十四的人。和姓坎的,姓穷的,姓瓦的洋鬼子的不一样的,他是有身份的奴才。”
朱和墭笑了笑,心说:“不愧是纳兰才子,这翻译的就是好!”
他笑道:“朕才不管什么路十四的人,詹二的人,威老三的人,还是查十二的人,既然要在大明的地盘上发财,就得守朕的规矩而且朕的这个规矩不仅要管他们在大明天下的所作所为,就连他们在马六甲以西的所作所为,朕也要管!”
纳兰性德回头对几个洋鬼子道:“大皇帝说了,现在马六甲海峡以东是大明天朝的地盘,你们只要想在马六甲以东做买卖,就得守天朝的规矩和法度!而且这法度不仅管你们在马六甲以东的事儿,还要管你们在马六甲以西的事儿!”
什么?
连马六甲以西的事儿也管?
这管得也太宽了吧?
“大皇帝,”会说汉话的穷森开口道,“依着国际公法,各国的君主或政府通常都管各国的事儿,一般是不能插手他国的司法,要不然非乱套了不可。”
“这谁说的?”朱和墭一瞪眼珠子,“你以为朕不懂国际公法吗?我大明堂堂天朝,国力世界第一,是可以行使长臂管辖权的!”
穷森一愣,什么叫长臂管辖权?国际公法上有这一条吗?
“大,大皇帝,这个长臂管辖权要怎么行使?”穷森想了想,还是觉得要问问清楚。
朱和墭沉着声道:“就是你们这几个公司,还有那个果阿总督府,不得在马六甲以东各处干出有损我大明天朝国家安全的事儿。要不然朕就要对你们实行‘天朝制裁令’,从重从严,狠狠的制裁乃至发兵讨伐!”
纳兰性德马上就把朱和墭的话又翻译了一遍,这下坎普斯、马丁、瓦伦堡、皮门特尔他们四个也有点傻眼。
国家安全?
这是个什么标准?
朱和墭看见他们几个傻了,心里好不得意,不过他却没有继续和他们解释长臂管辖的道理。而是笑着就对那个帝汶总督皮门特尔道:“皮总督,帝汶岛可是个好地方盛产红木、柚木、青龙木、檀木,还出产珍珠,听说还有金矿。但是这个岛屿却被一群土生葡人占据了,他们可不承认你这个总督啊!”
葡萄牙因为被西班牙吞了好几十年,国家的底子叫西班牙人掏空了,海军也因为几次失败的“无敌舰队远征”被败光了,对殖民地的控制也大为放松。所以葡萄牙的殖民地经常出现造反、叛变和被附近的土着封建王朝征服的事件。
而帝汶岛则爆发了一场长达二十年的混血葡人间的内战!打到最后,又拒绝果阿总督府派去的总督,闹起了独立。而这位
纳兰性德把朱和墭的话翻译了一下,皮门特尔听了以后眉头就皱了起来,“大皇帝,果阿方面派了一艘三级战舰送我去帝汶岛上任。”
“可是朕同意过吗?”朱和墭认真地看着皮门特尔,用广府话对他说,“帝汶岛在马六甲以东,朕同意,你才能去帝汶岛,朕不同意,你就不能去帝汶岛。”
皮门特尔在澳门长大,他能听动广府话,而且也能说一点,他马上就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于是用广府话问:“圣上,我能为您做什么?我要怎么做才能成为帝汶的总督?”
还是个聪明人!
朱和墭笑道:“你不会成为总督,因为朕不会允许葡萄牙国在帝汶岛拥有殖民地!但是朕可以同意由果阿总督府控股的帝汶公司经营帝汶岛上的伐木场、种植园和珍珠生意你明白了吗?”
皮门特尔当然明白了,连忙向朱和墭大礼叩拜,“皮门特尔愿为大皇帝效力!”
朱和墭笑了起来:“好,朕就是喜欢你这样的聪明人,朕会安排人送你去帝汶岛!”
和当年在澳门的所作所为不同,这次朱和墭并没有剥夺葡萄牙人在帝汶岛的殖民利益,而是将之转化为了殖民公司。他之所以要这么干,并不是因为摆不平一个小小的帝汶岛。而是他想用帝汶岛和东西方贸易的利益去影响葡萄牙人的果阿总督府,从而维持住东西方贸易线,争取将果阿总督府慢慢改造成自己的代理人。
而朱和墭给荷兰东印度公司的定位,同样是大明商业利益在西方的代理人!
安排好了皮门特尔,朱和墭又找上了坎普斯,“坎总督,邱王早就和你说过朕的意思了吧?荷兰东印度公司在天朝治下只能依法从事商业活动,而不得从事司法、行政、立法、外交等非商业性活动,更加不允许在大明治下的土地上建立殖民地凡是已经建立的位于天朝治下的殖民地,必须在规定的期限内交出治权、军权、法权以及相关的资产。
不过东印度公司所拥有的,一切和商业活动有关的资产,譬如商港、商埠、庄园等等,都可以保留继续经营。”
朱和墭的话说的很慢,他说一句,纳兰性德就翻译一句。而坎普斯则一边思索一边倾听。等到朱和墭的话说完,坎普斯也大松了口气。
朱和墭说的这些和邱荣、苏占岛当日在柔佛苏丹国和他说的差不多。
就是买卖可以继续做,但这个殖民统治算是到头了。
而没有殖民统治权的买卖……倒也不一定赚不着钱,但肯定得看大明天子的脸色了!
如果荷兰东印度公司在马六甲以西触犯了大明帝国的核心利益,那朱皇帝的长臂管辖权就要来了。
也就是说,荷兰东印度公司在马六甲以东的产业,现在都成了捏在朱皇帝手里的人质。
仙道空間
除非阿姆斯特丹的大股东们真的不要钱了……否则他们和荷兰东印度公司就只能在一定程度上遵从大明天子的意志。
这一招可谓高明啊!
坎普斯想明白的事情,穷森、马丁、瓦伦堡这三人也都明白了。
虽然法国、英国、瑞典三国在马六甲海峡以东并没有殖民地……但是和中国进行贸易却有巨大的经济利益!
而且荷兰东印度公司和葡萄牙果阿总督府,多半会因为巨大的经济利益屈服于大明。
而这么一来,那个约翰.丘吉尔男爵所拟定的贸易战计划,几乎就是破产了!
“大皇帝,荷兰东印度公司,愿意遵守大明法度,在马六甲以东地区合法经营。臣坎普斯一定唯天子马首是瞻!”
原来这个时候,坎普斯已经想明白一切了,所以十分干脆地服了软。
听见坎普斯的表态,朱和墭就知道自己已经影响了贸易战的第一局了。
现在的荷兰东印度公司可是东西方贸易中的巨头!
他们一家的贸易额就比其他所有人加在一起还要多。
只要拴住了荷兰东印度公司,欧洲市场和印度市场,就不会远离大明天朝而去。
而贸易战的第二局,并不在大明本土,南洋或是中南半岛区域。而是在遥远的新大陆……新大陆的黄金,才是贸易战决胜的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