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厭筆蕭生


熱門言情小說 帝霸 起點-第4727章天地萬象歸元劍鑒賞

帝霸
小說推薦帝霸帝霸
“出手吧。”李七夜看了真仙少帝、五阳皇一眼,说道:“看你们联手所创的合击之术,有多么的了不得。”
“好,得罪了。”此时真仙少帝、五阳皇两个人相视了一眼,沉喝一声。
在这个时候, 所有的修士强者、大教老祖、远之古祖、那些不出露脸的老不死,也都不由为之屏住呼吸。
不论是真仙少帝还是五阳皇,他们都是绝世无双的天才,那怕他们还未能成为道君,但是,以他们绝世世无双的天赋,创出的功法, 那都是惊艳一个时代的。
更何况, 此时,两大绝世天才聚集他们最强大的天赋联手共同创出的绝世合击,那当然是举世无双了,一定是惊艳无比。
“嗡”的一声响起,就在这刹那之间,只见五阳皇的天地钵一下子绽放出了五彩神华,这一次,不再是钵口喷涌而出光华,整只天地钵都喷涌出了五彩光华,就在这一刻,整只天地钵犹如是染上了五彩一样, 通体光耀, 看起来十分的耀眼,犹如是一個三千世界,似乎, 在这天地钵之中, 蕴藏着三千世界、无尽星河。
如此一幕, 让人看得为之瞠目结舌,都不由让人为之惊叹一声,那怕五阳皇还没有成为道君,但是,他手中的天地钵,不见得比道君兵器差,这是绝世无双的兵器也。
“轰——”的一声巨响,就在这刹那之间,只见五阳皇那璀璨光华的天地钵一下子压在了大地之上,在这“轰”的巨响之下,大地并没有被打沉。
相反,在天地钵压在了大地之上的时候,就在这石火电光之间,给人一种牢固无比的感觉,整个大地犹如是被化作了一个巨钵。
是谁偷上他的?
在这样的大地巨钵之中,天地间的一切生灵、万物法则都会被这大地巨钵所容纳其中,而且随时都有可能被炼化。
随着天地钵瞬间压在大地之上的时候,无数的道纹瞬间纵横交错,整个大地都喷涌出无穷无尽的大道光芒。
在这一刻,天地高远, 现实世界的天地瞬间退避,高远而去,而五阳皇的天地钵取代了天地,成为了整个天地的主宰,在这一刻,天地之钵就成了天地,成了大钵的世界。
听到“滋、滋、滋”的声音响起,天地钵取代了整个天地之后,李七夜也好、真仙少帝也好、五阳皇也好,都一下子在原来的世界消失了,他们一下子被天地钵的世界所容纳。
苍天之上,高悬巨钵,大地之中,巨钵张开,天下地上,都是悬着一个巨钵,这就是天地巨钵的世界,此时,不论李七夜还是真仙少帝、五阳皇,都已经被容纳入了天地巨钵的世界之中。
而在这世界之中,由五阳皇主宰,五阳皇的每一缕血气的流动,都是这个世界的每一缕气息所流淌着。
随之,听到“铛、铛、铛”的声音响起,只见在这天地巨钵的世界之中,大地缓缓衍生了一把又一把的帝剑,一把把大地帝剑缓缓浮起,在天地之间筑成了一个庞大而森罗的帝剑世界。
而在天穹之上,也响起了“铛、铛、铛”的剑鸣之声,剑鸣之声不绝于耳,只见,在天际之上,无尽的星辰日月都化作了一把把的帝剑,随着这一把把的帝剑诞生之时,在天际之上,无穷无尽的帝剑化作了剑道的汪洋大海,数之不尽的帝剑在天宇之中漩转,犹如是化作了巨大无比的汪洋之剑的漩涡,随时都可以吞噬毁灭世间的一切。
而且,这还不是最可怕的,随着帝剑从大地而生,从天宇诞生,每一把帝剑,就犹如是代表着一位无上帝皇的意志,在这刹那之间,一尊又一尊的无上帝皇犹如是居于这个世界之中,随着千百万的无上帝皇意志流淌于这个天地巨钵的世界之时,在这瞬间,居于这个世界的真仙少帝犹如是千百万的无上帝皇的神帝一般。
此时的真仙少帝,就犹如是至高无上神帝,率领着千百万的帝皇与李七夜一战,在这一刻,李七夜是面对千百万的真仙少帝,也是面对着至高无上的神帝。
晚安,女皇陛下
“啾——”的一声,就在这刹那之间,天地巨钵的世界之中,响起了一声巨鸣,只见天鹏之影浮现,但是,天鹏之影它不是独立的,而是与整个巨钵世界融为一体。
在这个时候,整个天地的空间,都是由天鹏所化,天鹏即是时空,而时空即是天鹏,天鹏之力,在这一刻,是无处不在,滔滔不绝。
在洪荒巨兽一般的天鹏气息之中,任何生灵都不由为之颤抖,被如此洪荒巨兽一般的天鹏气息所碾压,犹如是被压在大地之上,一次又一次被碾得粉碎一样。
天鹏,笼罩了这个世界,犹如它才是这个世界的至高神灵。
但是,这远还未结束,听到“轰”的一声巨响,天穹之上垂落了星河一般的天命,天命蕴藏着无穷无尽的大道秘密,在这瞬间,天命瞬间融合在了天鹏的身上。
就在这刹那之间,听到“轰”的巨响,一只来自于洪荒远古的天鹏诞生了,一只神威无上、金爪血眼的天鹏一下子出现了,全身金羽的天鹏神威无双,顾盼之间,明灭万世。
听到“铛”的一声响起之时,天鹏展翅,整个时空都一下子被掀起了无穷无尽的风暴,天鹏,才是这个世界的无上神灵,在这瞬间之时,天鹏展翅,就是整个时空掀起惊天风暴一样,可以撕碎世间的一切。
“秘天真命加持在天鹏血统之上。”就在这一刻,所有人都看清楚了这样的一幕,一只来自于远古洪荒的天鹏,就在这瞬间出现在了所有人眼前。
这一只天鹏,那洪荒巨兽的力量,瞬间碾压了诸天,那怕是诸天神灵,那只不过是天鹏嘴中的血食罢了,一张嘴,就可以吞下千百万的神灵。
这样的一只天鹏,而不是洪荒巨兽,而是时空,没错,时空如这样的一只天鹏所化,那就意味着,这个时空由天鹏所主宰着,而在这个时空之中的所有生灵,都被这一只天鹏所碾压,就犹如砧板上的鱼肉。
所有人都知道,秘天真仙乃是加持在功法之上,可以使得功法威力飙升,能发挥好几倍甚至是几十倍的威力。
但是,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五阳皇的秘天真命竟然加持在了天鹏血统之上,瞬间爆发出了他血统最强大的神威。
“铛——”在这瞬间,万剑化一道,此时此刻,只见帝剑化作了一道无上的剑道,紧接着,听到“轰、轰、轰”的一阵阵巨响不绝于耳,在这个天地巨钵的世界之中,不论是天鹏的力量还是天地巨钵的力量,都一下子加持在了真仙少帝的身上。
“轰——”的一声巨响,在这一刻,只见真仙少帝的始天命宫瞬间喷涌出了无尽的仙光、吞吐着万古青天。
就在这一刻,始天命宫的异象落在了真仙少帝的身上。
真仙少帝的始天命宫,拥有着四大异象,仙王临世、大道青天、万古归元……
四大异象瞬间加持在身上,听到“嗡”的一声响起之时,真仙少帝犹如是仙王护体,全身吞吐着仙光,青天高悬于头顶之上,亘古无上的大道瞬间融入了他的身体里面,双眸一张,吞吐着道光,双眼化作了阴阳大道,衍化生死。
就在这刹那之间,万古之力瞬间凝集在了真仙少帝的身上,瞬间归元于胸,使得真仙少帝的力量在这瞬间犹如是返祖一般,瞬间凝集于沌混初开之时,天地之间的太初力量都瞬间为他所用。
“始天命宫的四大异象,四大异象附体,力量无限加持。”看到此时真仙少帝的状态,所有人都不由为之骇然大叫。
越 女
此时真仙少帝就犹如是远古仙王,临驾于世,他不仅仅是以自己四大异象的力量附体,而且以五阳皇的力量、天地钵的力量瞬间附体,使得真仙少帝的状态一下子攀登上了无穷无尽的巅峰,凌驾天下,一切生灵、一切强者,在他面前都一下子变得渺小。
“铛——”一声剑鸣九天,无穷无止,万剑归元,在这瞬间,真仙少帝手握帝剑,天地唯一剑。
随着真仙少帝指抹长剑,长剑一抹仙光璀璨,瞬间绽放出了无穷无尽的仙光,照耀了十九洲,天地瞬间都被照得透亮了,就好像是玉石被璀璨的光世照透了一样。
“天地万象归元剑——”在这个时候,真仙少帝一声长啸。
天地万象归元剑!此乃是真仙少帝与五阳皇联所手创的举世无敌一剑,此剑,乃是以五阳皇的天地钵为底,以天鹏血统、秘天真命为本,而以真仙少帝的始天命宫四象为根,最终,以一剑为道斩,一剑,便是无敌。
“天地万象归元剑。”在这瞬间,所有人都感受到了这一剑的可怕,天地在这一剑面前都为之颤抖,剑还未斩落,万物失色,所有的修士强者都为之颤抖,在这一剑之下哀嚎。

精彩都市小说 帝霸 愛下-第4725章一劍飛仙分享

帝霸
小說推薦帝霸帝霸
“动手吧。”就在这个时候,李七夜笑了一下,招了招手。
李七夜随意的动作,任何人看来都是一种蔑视,但是, 在此时此刻,大家都快习惯了,不论面对绝世天才,还是天王老子,李七夜都是毫不在乎,所以, 此时, 那怕就算是真的蔑视李七夜, 大家也都能接受了。
“好——”在这石火电光之间,五阳皇大笑一声,踏空而起,长啸道:“道兄,接我一招。”
话一落下,五阳皇一步凌空于天,站于李七夜头顶之上,电闪雷鸣之间,五阳皇出手了,手中的天地钵瞬间一扣。
听到“轰”的一声巨响,五阳神华倾泻而下,由不得李七夜躲避退散,就在这石火电光之间,就一下子笼罩住了李七夜,瞬间锁定了李七夜。
听到“轰”的一声巨响,在这天地钵倾泻五色神华之时, 倒扣的天地体瞬间镇压在了李七夜身上。
在这石火电光之间,被五所神华所笼罩的李七夜, 瞬间被困锁在这天地体的空间之中, 整个天地钵镇压而下的时候,就好像是整个天地瞬间压在了李七夜身上。
在这“轰”的一声巨响之下,所有修士强者都感受到了大地震动,而且,就在这刹那之间,整个大地都在下沉三丈,所有修士强者都被这样的力量摇晃了一下。
就在这样的镇压力量,好像连厚重无边的大地都承受不了一样。
“这是——”所有人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气,天地钵的力量瞬间镇压在李七夜的身上之时,让所有人都感觉,在这刹那之间,整个天地都压在了自己的身上,甚至自己身体被压得吱吱作响,全身骨头要崩碎一样,吓得许多修士强者都不由为之尖叫了一声,为之骇然。
在“轰”的巨响之下,只见天地钵所笼罩的大地瞬间被压沉,整片的山河压重重地被压得下沉百米,犹如是大地要断裂崩碎一样。
而在“轰”的巨响之时,听到“喀嚓”的碎裂之声响起, 只见李七夜脚下的大地瞬间出现了无数的裂缝,由李七夜脚下开始向四面八方延伸。
毫无疑问,天地钵瞬间镇压在李七夜身上的时候,硬生生地把李七夜脚下的大地给压碎了。
听到“喀嚓”的碎裂之声之时,李七夜的身体在下沉,听到“喀嚓、喀嚓、喀嚓”的碎裂之声不绝于耳之是地,李七夜的身体一寸寸下沉,若是再这样继续下沉,李七夜的身体都要被镇压得埋入泥土里了。
“好重的力量。”就在这個时候,那怕相隔遥远的强者,感受到天地钵镇压在身上之时,不由抽了一口冷气,那怕是相隔千百万里之遥,但是,天地钵的沉重之力,依然让许多修士强者承受不了,他们的身体都被压得弯垮了,身体都要陷入泥土之中。
若是这样的天地钵镇压在自己的身上之时,那么,自己根本就是承受不了,在这刹那之间,会被碾压成肉酱,或者在这刹那之间,被碾压成血雾,连成肉酱的机会都没有。
“天地钵,如此镇压而下,就像是整个天地压在你的身上,这样的力量,又焉能承受。”有曾经见过识过天地钵强大的东荒老祖徐徐地说道:“天地钵如此一击之威,可以把一个宗门大教瞬间镇压,甚至是可以把整个宗门大教碾得粉碎。”
听这样的话,不少修士强者都为之抽了一口冷气,难怪这天地钵镇压而下的时候,不仅仅是瞬间锁住了李七夜,而且在这千里大地都被硬生生地压沉了,大地都被压碎了。这样的力量,就好像是整个天地瞬间压在了自己的身上,如此可怕的重量,又焉是能承受得了?
在天地钵的镇压之下,那是必死无疑。
所以,此时此刻,看到天地钵瞬间镇压在李七夜身上之时,看到大地被压沉,李七夜脚下的大地碎裂,身体下压,大家都能想象,天地钵的镇压,是多么的恐怖,是多么的可怕了。
整个天地瞬间镇压在身上,此时此刻,李七夜没有被压成血雾,没有被压成肉酱,那已经足够强大了,已经足够自傲了。
在这瞬间,所有人都感受到了,整个天地瞬间压在了李七夜的身上,李七夜的双肩在这刹那之间挑起了整个天地一样,重无量的天地压在李七夜的身上之时,似乎要让李七夜动弹不得一般。
“杀——”就在李七夜被整个天地压在身上,双肩挑起天地,无法动弹的瞬间,真仙少帝出手了。
谷諒
听到“铛”的一声剑鸣,一剑飞仙,就在这瞬间,真仙少帝一剑夺空,瞬间璀璨无比,无穷的剑芒瞬刺眼了人的眼睛,让许多千百万里之外的修士强者都尖叫了一声,在这样的璀璨剑芒之下,他们的双眼都好像是被刺瞎一样,双眼渗出鲜血。
就在璀璨的瞬间,无穷的剑芒又瞬间收敛,化作了一道剑芒,这一道剑芒瞬间夺飞而出,一剑飞仙,这一剑快得无与伦比,超越了时光千百万倍,超越了闪电千百万倍。
棺材裡的笑聲 小說
当这一剑飞仙夺空之时,所有人都看不到这一剑究竟有多快了,就算是大教老祖、甚至是远之古祖,都无法看清楚这一剑了,那怕是天眼大开,都依然是看不清楚这一剑的速度。
就在一剑飞仙的瞬间,因为这一剑快得无与伦比,一剑快得比时光快出千百万倍,比闪电快出千百万倍,就在这刹那之间,这一剑之快,犹如是逆转时光一样,在这刹那之间,所有人都好像是看到刚才上一刻所发生的一切。
上一刻所发生的一切,一剑璀璨,无比璀璨的剑芒,在这刹那之间刺瞎了人的双眼,不知道有多少人,在这刹那之间,感觉不仅仅是时光倒流,而且是看到了璀璨剑芒的每一丝一毫变化,看到一缕的剑芒刺入了自己的眼睛,看到了自己尖叫流血,在这一刻,所有修士强者都亲晰无比地感受到,这不仅仅是时光倒流,而倒流的时光就在这刹那之间变得无比缓慢。
“啊——”在时光倒流的时候,许多修士强者都犹如是再重新经历了一次痛苦一般,犹如是让剑芒再一次刺瞎了自己的眼睛一样,让他们都不由为之尖叫了一声。
“一剑飞仙——”只有强大到无敌的远之古祖、那些活了千百万年而不死的老东西,才能摆脱这样的时光倒流,这强大的老不死,看到这样的一剑,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气,心里面不由为之一震。
就在这石火电光之间,他们也都感受到这一剑之快,如此绝世一剑,他们都接不住,除非自己以最强大的兵器硬撼了,以攻代守,否则,根本就挡不住这样的一剑。
“砰”的一声响起,天地犹如是炸开一样,就在所有修士强者都停留在时光倒流之时,在这瞬间,时光、空间都犹如是一下子炸开。
本是倒流的时光都瞬间恢复了常态,瞬间流逝起来,所有被拖拽回时光倒流的修士强者这才回过神来。
大家定眼一看,看见李七夜挡住了这一剑飞仙。
事实上,不是李七夜挡住了这一剑,从始至终,李七夜都未出手,他头顶之上,有五阳皇的天地钵镇压,整个天地都压在了李七夜身上,迫得李七夜双肩挑起了天地之力,动弹不得。
真仙少帝的一剑直刺向了李七夜的喉咙,一剑之快,无与伦比,根本是躲之不得,如此一剑,本是穿透喉咙。
但是,一剑停在了喉咙之前的三寸之处,再也无法刺入丝毫。
没错,当真仙少帝的一剑刺在李七夜喉咙三寸之时,再也无法刺入丝毫,那怕李七夜没有出手,都一样无法再刺进去,似乎,有世间最坚硬的东西,挡在了李七夜的喉咙之前。
“这是——”看到这样的一幕,不知道有多少修士强者抽了一口冷气,骇然,无法想象。
真仙少帝一剑飞仙,何等可怕,时光倒流,可以说,在这时光倒流的瞬间,他们任何修士强者,都身不由己,任何时光拖拽,根本就无法看到这一剑,更别说去对抗这一剑了。
可以说,当真仙少帝一剑飞仙击出的时候,那绝对能把他们任何修士强者击杀,瞬间刺穿喉咙,不要说是反抗,就算是看到这一剑的机会都没有,就已经死亡了。
但是,如此惊绝无敌的一剑,却刺在李七夜喉咙三寸之处的时候,便再也难进丝毫,这样的一幕,真正的震撼人心。
“怎么挡住的?”看到这一剑,难进三寸,许多修士强者看得瞠目结舌。
“力量,纯粹的力量。”有远之古祖看出了端倪,喃喃地说道:“李七夜周身充斥着纯粹的力量,使之无法再进丝毫。”
“一剑飞仙,何等强大,无坚不摧,纯粹的力量能挡得住,那是多么恐怖多么可怕的力量。”有老不死看到这样的一幕,都不由为之抽了一口冷气。
此时此刻,真仙少帝、五阳皇都不由为之脸色一变。

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帝霸 愛下-第4723章隨手一擲鑒賞

帝霸
小說推薦帝霸帝霸
一掷惊天,道君之威骇然,当道君神威横扫而出,冲击而来的时候,不知道有多少修士强者为之骇然, 大叫了一声。
让所有修士强者更为之瞠目结舌的,乃是李七夜随手把维诘枪掷出,就能打出道君之威,这实在是超出所有人的想象了,这简直就是不能以常识去想象。
一枪掷来,威不可挡, 可崩大地,这使得真仙少帝也不由为之脸色大变。
他五岁便可掌御道君, 所掌御的, 便是眼前这把维诘枪。要知道,维诘枪自从他五岁之后,便跟随于他,这把道君之兵,在他手中,可以说是运应由心,犹如是自己手臂一般,灵活无比,随心所动。
但是, 在此时此刻, 当李七夜一枪掷出的时候,道君之威轰杀而来,镇压绝杀, 此时此刻, 那怕他是维诘枪的主人,却无法去操控维诘枪,而维诘枪的道君之威依然是绝杀而至。
“钵来。”就在一枪掷来的时候, 威不可挡,一掷杀神,真仙少帝不由为之骇然,就在这石火电光之间,一旁的五阳皇长啸了一声。
听到“轰”的一声巨响,只见五阳皇手托天地钵,垂落了无上大道法则,吞吐着五色神华,随着五阳皇长啸一声,天地钵瞬间变得巨大无比,犹如是一座巨岳一样横在了面前。
此时,五阳皇一钵推出,犹如是神岳横断天地,挡在了真仙少帝的面前,挡住了直掷而来的维诘枪。
听到“砰”的一声巨响,星火溅射,维诘枪重重地撞击在了天地钵之上,强大无匹的冲击力横推而出, 推山倒海,威力无穷, 不知道有多少修士强者被这样强大的力量冲飞出去。
溅射的星火弹射而来, 可以洞穿大地,击穿山岳,威力无穷,让人看得都不由为之骇然失色。
听到“咚、咚、咚”的脚步之声,五阳皇也的确是了得,十分强大,以自己天地钵横推万里之姿挡住了一掷而来的维诘枪,但是,李七夜这随手一掷,威力也太大了,道君之威浩然,那怕五阳皇的天地钵横断天地,巨岳巍峨,不可撼动一般,但是,五阳皇依然是被这样强大无匹的撞击力轰得“咚、咚、咚”连退了好几步,血气翻滚,差点压制不住,吐一口鲜血。
一声巨响,在所有人的耳边回荡,震得许多修士强者都不由双耳欲聋,血气翻滚,好不容易这才喘过气来。
在这个时候,大家定眼一看,只见李七夜气定神闲站在那里,而真仙少帝、五阳皇,他们都神态凝重,盯着李七夜。
“不是对手也。”此时,看到这样的一幕,任何人都可以下结论了,都知道,天疆五少君,都不是李七夜的对手。
在此之前,许多修士强者、大教老祖也曾经猜测过,天疆五少君不是李七夜的对手,但是,此时此刻,可以说是得到了证实。
到目前为止,天疆五少君,真仙少帝、五阳皇、神骏天、天疯他们四位少君都已经与李七夜交过手,在李七夜手中都处于下风,而且,李七夜击败他们,并不是什么难事。
在这个时候,除了中天人皇之后,其他四少君,都不是李七夜对手,可以说,得到这样的验证之后,所有的修士强者都可以肯定,天疆五少君,不是李七夜的对手。
此时此刻,不论是五阳皇还是真仙少帝,脸色也都凝重,他们也都知道,一场绰苦之战,那是免不了了。
事实上,在动手之前,还未挑战李七夜之前,真仙少帝、五阳皇在心里面都已经知道底了,都已经知道结果了,在心里面都明白,若是以单打独斗的实力,他们无法与李七夜抗衡。
但是,没有真正与李七夜交过手,对于他们这样的绝世天才而言,在心里面多多少少还是不会死心的。
此时此刻,真仙少帝与李七夜一交手,也的的确确是明白,单打独斗,他们必定会惨败在李七夜手中,而且会败得很惨。
在这个时候,他们想战胜李七夜,那必须联手,而且,必须以自己宗门最强大的底蕴去压制李七夜,只有这样才有可能战胜李七夜,否则的话,道君之争,只怕他们是还未展开道君之争,就已经惨死在李七夜手中了。
“我们领教道兄的不世之术如何?”在这個时候,五阳皇和真仙少帝两个人相视了一眼,五阳皇大声说道,豪气干云。
在这个时候,那怕他们都已经知道,单打独斗,他们都不是李七夜的对手,但,他们想联手与李七夜一战,毕竟,对于他们这样的绝世天才而言,不亲手领教一下李七夜的绝世功法、不领教一下李七夜的强大,这是很难让他们死心的。
“来吧,错过了今天,只怕你们是没有机会了。”李七夜笑了一下,轻描淡写,说道。
李七夜依然是如此的轻描淡写,这让真仙少帝、五阳皇他们两个人都不由相视了一眼,在这个时候,他们在心里面也没有底,不知道李七夜的实力将是达到了怎么样的层次,他们不知道要倾注多少的力量和底蕴才能把李七夜磨灭。
毫无疑问,对于真仙少帝、五阳皇他们而言,今日既然开了道君之争,那就是如同射出去的箭,再也没有回头,对于他们而言,今日不是你死便是我亡,所以,对于五阳皇、真仙少帝而言,他们必定会倾注所有的力量,把李七夜磨灭,一定要把李七夜斩杀在此,否则的话,他们永远都没有机会问鼎道君之路。
“好,今日就见个真章。”五阳皇沉声地说道,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犹如是金石掷地,牢牢地钉在地上一样。
“见真章?”李七夜不由笑了一下,淡淡说道:“是见生死吧。”
李七夜这样的话,让在场的所有修士强者都不由为之一窒息,当然,对于那些远之古祖,都司空见惯了。
对于他们远之古祖而言,都知道,一旦道君之争开启,就是开弓的箭,再也没有回头,不是你死,便是我活。
今日真仙少帝、五阳皇他们向李七夜宣战,开启了道君之争,那一定是见个生死,不死不休。
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原因,对于储君而言,在争夺道君之位之前,不会轻易开启道君之争,否则,一旦开启,就意味着,不死不休,对于没有把握的储君而言,往往是一条死路。
“五少君对决一个李七夜吗?要见生死了吗?”有年轻天才不由喃喃地说道。
有大教老祖轻轻点头,说道:“差不多这个意思,今日一战,这将会决定道君人选,就算最终胜出的人不一定能成为道君,但是,至少,败的人,往往是身死道消,将会被淘汰出局。”
这样的话,也让少修士强者默默地点了点头。
如果这一场战争结束,如果说是李七夜胜出的话,那么,就算李七夜最终没有成为道君,而战败的真仙少帝、五阳皇他们都将会彻底被淘汰,甚至是身死道消。
“见生死。”真仙少帝也点头,说话是掷地有声,神态郑重,每一个字都充满了力量。
“见生死便是见生死。”李七夜笑笑,说道:“不过,见生死之前,让你们一个展示自己绝世无双功法的机会,以免得说我一招半式把你们斩了,让自己道尽的机会都没有。”
李七夜这话说出来,顿时让人抽了一口冷气,甚至是傻眼了,如此的话,把真仙少帝、五阳皇视作什么了?那简直就是视真仙少帝、五阳皇无物呀。
真仙少帝、五阳皇,那可是天疆五少君,当今最强大的天才,莫说是年轻一辈天才,就算是大教老祖,都不是他们的对手,也只有远之古祖才能与之相争。
那怕是远之古祖,都不一定是真仙少帝、五阳皇的对手。
但是,今日,李七夜随口说道,还未开战,那就好像已经定了五阳皇、真仙少帝的生死一样,似乎,他必胜一般。
“这口气太大了吧。”有大人物也不由为之不满,嘀咕了一声:“毕竟,真仙教、东荒世家乃是底蕴惊天。”
“是呀,鹿死谁手,还是一个未知数。”有大教老祖也觉得李七夜言之尚早。
虽然有人觉得李七夜口气大了一些,但是,没有任何人敢去嘲笑李七夜,李七夜强大如斯,已经足够让在场的修士强者为之敬畏了。
快穿之旅.失宠皇后逆袭记
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五阳皇、真仙少帝都不由为之脸色一变。
“道兄胸有成竹也。”五阳皇不由徐徐地说道。
当然,五阳皇、真仙少帝在心里面都已经承认,单打独斗,他们都不是李七夜的对手,但是,这不代表李七夜就是笑到最后的人,他们有着足够强大的力量和底蕴来磨灭李七夜,特别是他们两个人联手。
“斩你们,又有何难。”李七夜笑笑。
真仙少帝不由为之脸色一变,说道:“道君之争,何止是伱我之间一战呢。”
真仙少帝这话再明白不过了,他们不会与李七夜单打独斗见生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