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仙俠小說


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大乾長生》-第904章 接受(二更)推薦

大乾長生
小說推薦大乾長生大干长生
法空眉头一挑。
徐青萝欣喜的叫道:“李姐姐是找我的吧?”
慈恩和尚的脸色一沉,浓眉竖起。
他已经打听过李莺,知道这李副司正便是李莺。
他看似粗豪,其实心思灵动敏锐,瞬间便知道李莺是故意找过来的,而不是碰巧。
徐青萝娇笑:“师父,李姐姐来找我, 我带李姐姐去我那边。”
“嗯。”法空颔首。
徐青萝捧着檀木盘轻盈飘出去。
她临走之际,冲慈恩和尚娇笑道:“大师,失礼啦,告辞。”
她心下对慈悲是极恼怒的,恨不得痛骂一顿,竟然敢对师父如此倨傲无礼。
可师父也有点儿反常,竟然如此主动及热情,与平时的行事风格大相径庭。
这般古怪,必有缘由。
她一直在冷眼旁观, 想弄清楚这缘由。
没想到李莺忽然出现。
她越发好奇,想要问问李莺为何过来,难道是要教训这个慈恩和尚?
她认为慈恩和尚很厉害,李莺未必是对手。
所以想要抢先一步告诉李莺。
法空笑看着慈恩和尚:“大师这便要动手?”
慈恩和尚缓缓道:“择日不如撞日,既然碰上了,那便剪除了这个大患。”
法空微笑道:“李少主可是做了什么伤天害理之事?”
“……不知。”慈恩和尚缓缓摇头。
法空道:“那李少主可是做了有违道义之事?”
“……不知。”慈恩和尚皱眉看向他:“大师是想替她求情?据贫僧所知,大师与她关系并不好吧?”
法空笑了笑:“并没有大家看上去那么坏,虽然大雪山与魔宗有宿怨,不过她确实卓绝,倒有几分惺惺相惜。”
慈恩和尚点点头。
杰出之人碰上杰出之人,有两种情形,一种是心里不舒服,想要除掉对方,铲除威胁。
另一种便是惺惺相惜。
这需要心胸足够开阔宽广才行。
显然,这位法空神僧的心胸宽广, 有足够气度, 对一个对手惺惺相惜。
法空道:“大师应该知道我们大雪山与魔宗的宿怨。”
慈恩和尚点头。
伏魔寺隐逸不出, 并不是与世隔绝,不理世事,寺里对外面的消息也是知道的。
法空道:“所以大师觉得,如果我发现李少主有巨大威胁,还是任其发展而置之不理?”
“大师能看到她未来,……这么说,她并没有成为魔尊?”
“至少五年之内,她没有成为魔尊。”法空道:“要说最紧张魔宗的,并不是伏魔寺,而是朝廷,她既然有如此巨大威胁,朝廷为何还要重用她?”
自言自语
慈恩和尚皱眉。
这也是他极为不解之处。
所有人都看得出朝廷对魔宗的戒备,可既然如此,为何还要重用她呢?
难道朝廷看不出李莺的巨大威胁?
她成为魔尊的话,便会一统魔宗六道,魔宗便要重新踏上巅峰,魔焰炽烈之下,天下不知道有多少生灵涂炭。
伏魔寺绝不能坐视不理,一定要杜绝。
法空道:“大师行事, 不能只按着自己的想法来, 世间不是只有自己一人, 自己一宗,还要想一想其他人,大师如果妄自出手,很可能破坏了朝廷的计划。”
“朝廷……”慈恩和尚皱眉。
自己当时离寺下山时,只有一个念头,斩除未来的魔尊,铲草除根,将危险扼杀于萌芽之中。
却从没想过朝廷。
毕竟朝廷也是忌惮魔宗的,自己杀了未来的魔尊,朝廷应该不会计较。
可能只是装装样子,其实暗自高兴。
但现在看来,事实并非如此,很可能杀了李莺,朝廷真会追究到底。
事实可能被法空神僧说中,朝廷自有计划,她这个未来的魔尊很可能已经彻底投靠朝廷。
他想到这里,浓眉皱得更紧。
法空暗自点头。
慈恩和尚的杀意被削弱得差不多了,再加上黑白舍利,应该不至于动手。
“师父。”徐青萝清脆声音响起,她与李莺联袂而来,容光顿时照亮周围。
李莺一袭黑衫,遮住曼妙的曲线,长剑如欲把细腰压折,袅袅娉娉而至。
“阿弥陀佛!”慈恩和尚双眼迸射冷电。
冷电般目光射到李莺身上,在她脸上逡巡。
李莺汗毛竖起,背后泛寒,脸上却平静无波,落落大方的看一眼他,便挪开目光看向法空:“大师别来无恙。”
法空微笑:“李少主大驾光临,当真是稀客。”
“我近来得到一物,却是请大师掌掌眼。”她说着话,从袖中取出一個小紫檀木匣,装首饰用的小匣子,打开来,呈现出一颗黑白舍利:“大师可知这是何物?”
“阿弥陀佛!”慈恩和尚顿时长宣一声佛号,双眼死死盯住这颗黑白舍利。
法空笑看向他:“慈恩大师你可是认得此物?”
慈恩和尚直勾勾盯着黑白舍利,嘴里沉声道:“李少主从何而来?”
“从宗内宝库的角落里找到的。”李莺漫不经心的道:“无人问津。”
慈恩和尚死死盯着它。
李莺道:“这位大师与这舍利可是有瓜葛?”
“这是海山师祖之舍利。”慈恩和尚缓缓道:“李少主……”
“海山祖师?”李莺疑惑。
徐青萝笑道:“李姐姐,这位慈恩大师是伏魔寺的。”
李莺摇摇头表示没听说过这名字,脸上却笑道:“如果真是大师的长辈,那便送给大师吧,相见即是有缘。”
“……阿弥陀佛。”慈恩和尚迟疑。
法空笑道:“舍利对我们佛门弟子来说是无价之宝,对其他人来说,却没那么珍贵,大师要拒绝?”
慈恩和尚双眼闪烁。
他一时之间陷入天人交战状态。
师祖的舍利一直没能归入佛塔里,这也是自己这一次出山的任务之一。
一定要把师祖的舍利请回佛塔以供奉,不该再流落于外。
可没想到,乍一来到神京,便遇到了海山师祖的舍利,难道是海山师祖冥冥之中显灵?
“啪!”李莺忽然合起紫檀匣,隔绝了慈恩和尚的目光,微笑道:“既然大师不接受,那便不勉强。”
“好!”慈恩和尚沉声道:“贫僧收下了。”
李莺笑道:“这才痛快。”
她将紫檀木匣轻轻一推,飘向慈恩和尚。
慈恩和尚伸手接住,打开之后,双手捧着端量,又慢慢的合上,严肃的收到怀中,然后朝李莺合什一礼:“多谢李施主。”
李莺笑道:“这也是难得的缘份,成人之美,也是一桩美事。”
慈恩和尚凝视着她,缓缓道:“李施主若是一统魔宗六道,将欲何为?”
“一统六道?”李莺摇摇头:“这几乎不可能了,如果真能一统,能报效朝廷,那就再好不过。”
PS:更新完毕。

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坐忘長生討論-第一千五百一十九章 神秘心核推薦

坐忘長生
小說推薦坐忘長生坐忘长生
柳清欢神情凝重,虽然早有防备,但看见从九魑铜棺飞出一条足有两三丈长的粗壮手臂时,依然忍不住眉心急跳。
这条手臂就像刚刚从巨人身上撕下来的,断口处呈撕裂状,虬结粗糙的皮肤表面布满鲜红熔岩一般的纹路, 释放出磅礴而又汹涌的魔气。
原始的蛮荒的气息轰然而起,柳清欢只觉自己仿佛站在了魔渊上,而渊下杀意纵横,恐怖的神祇睁开了眼!
他全身僵硬,像是中了定身术,全部力量都被冻结在身体内,眼睁睁地看着那大掌瞬间已至近前,每一根手指比他整个人还粗,泛着紫红金属光泽的钩爪挥斩而下!
却在这时,一声龙吼从他怀中发出,盘踞于冥神印上的鬼魑探出狰狞的鬼首,双目亮起两道黑色强光,快若疾电般射出!
“砰砰”两声巨响,强光击中残臂巨大的手掌,将其击得后退了数尺,转眼间便又化作无数扭动的鬼字符,迅速覆盖住整个手掌,一边往肉里钻,一边朝着后方漫延而上。
残臂立刻像是被束缚住似的奋力挥舞,血肉疯狂鼓胀而起又骤然收缩,只留下一团团浓重的魔影,而空间也在其五根手指不断开合之下渐渐扭曲。
几朵血花砰然爆开, 残臂竟是不惜将自己炸出一个個血洞, 也要把如同附骨之疽的鬼字符崩灭!
玄皓战记·堕天厝
一场诡异又激烈的较量在面前展开,加诸在柳清欢身上的恐怖威压却已经移走, 他眨了眨眼, 发现自己又能动了。
而瞬息之间, 又有几个鬼字符崩灭。
柳清欢查看了下怀里的冥神印,那条鬼魑已重新盘绕回印身上,身形似乎缩水了一圈,双目紧闭,尾巴下垂,显出大耗元气的样子。
不过,它已经为他争取了不少时间,必须趁鬼字符还未全部碎裂,残臂挣脱束缚之前抓住这难得的机会!
他的目光落在石珠上,石珠已经完全绽开,层层花瓣绚丽夺目,露出中心处浑圆的薛祖兽心核。
柳清欢不敢碰触心核,只另一手缓缓抬起,似轻柔抚过水面,却有空间涟漪在指尖荡开,一圈圈往外扩展。
自从下定决心修练第二条大道之术开始,这是他除了建造星门外第一次操纵空间法则, 以无形之力将心核从绽放的石珠中托起, 对准与鬼字符斗得不亦乐乎的残臂,轻轻往前一送!
那一瞬间, 柳清欢心提到了嗓子眼,其实他也不能肯定以薛祖兽心核的力量,能否对付那极可能来自上古魔神的残臂,亦或是被对方一根指头就碾碎。
答案很快见分晓,就见薛祖兽心核落在残臂指端,七彩流光之中,那根手指骤然消失,就像被吃掉了,断口处连一点血也没流出。
下一瞬,炫丽的光芒乍然绽放,没有一点声音,却有天崩地裂般的剧烈波动传出!
柳清欢感到整个空间猛地一抖,脚下的台阶仿佛在摇晃,眼前飞快闪过一幕幕光怪陆离的景象。
山川大岳、宇宙星空、古老的城池屹立在绝峰上、雨夜中亮起一缕火光,或是与天齐高的背影走过沧海桑田,或是残阳如血之下神魔乱舞……
柳清欢想要看清,但所有景象都闪得太快,最后只剩下跳跃的光影连成一片。
这个世界比所有人想象的都大,一个空间套着一个空间,每一个空间又被时间塑造成不同的模样,时空之外又有时空……
妻味喰 (とろあまビッチ妻)
柳清欢猛地回过神,全部身魂都在剧烈地激荡起伏,以至于那条残臂完全消失不见,如同从来也没存在过一样,也无法令他再感惊讶。
他知道薛祖兽的心核蕴藏着极为神秘又可怖的力量,这种力量包含有创世法则的极致的空间之力,但今日之所见,却似乎已有些超出他过往的认知?
而此时,残臂已不见,原地只剩下一颗浑黄的心核,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它只是安安静静悬停在半空中而已。
柳清欢正怔怔出神,听到身后传来脚步声,一回头,原来是幽焾和月謽又跑回来了。
“哇,就是这颗黄色的心,把那条那么大的古魔神手臂吞噬了?!”幽焾有些惧怕而又惊喜地问道,但并没有那种深入到神魂的震撼和敬畏,很显然刚刚柳清欢所感,她和月謽都未发觉。
“吞噬吗?”柳清欢低喃了一句:“也许吧,也有可能是被转换、泯灭、囚禁到其他空间了……”
“啊?”幽焾有听没有懂,愣愣地看着他。
月謽却似乎明白了什么,见柳清欢似乎还在出神,便道:“这颗薛祖兽心核,你不收起来吗?”
柳清欢神情复杂地看向心核,却又站了会儿,才挥手放出石珠。
石珠缓缓靠近悬停不动的心核,七彩的花瓣微微颤动,下一刻,心核便重新落进花芯处。
很快,打开的石珠再次闭合,被柳清欢收回袖中。
月謽松了口气,又道:“不管怎么说,那条不知道是哪位神魔的残臂不见了,我们是不是可以从这里出去了?”
“对!”幽焾连忙附和道:“这些铜柱内部竟然有如此可怕的封印,我们还是先出去吧!”
柳清欢心不在焉地点了下头,突然又停下脚步,道:“等等!”他看向下方破损严重的铜棺:“我们到下面看一下再走。”
幽焾眼睛一亮,拍掌道:“对哦,说不定铜棺里面有啥宝贝的陪葬呢,错过就可惜了!”
说着,她便兴冲冲地往下方飞去,还招呼他俩快点。
柳清欢倒没想过什么陪葬,作为一件封印之物,里面不太可能放置其他东西,但他想找点别的讯息,比如铜棺内封着的古魔神残臂是谁的,又是不是鬼黎神君亲手所封。
巨大的铜棺毁损得极为严重,棺盖完全被掀,棺壁上也被那条残臂折腾得坑坑洼洼,以至上面的墓刻都变得残破拼不起来。
任由幽焾和月謽进棺内寻找,他站在外面,打量棺壁上姿态各异的群鬼墓刻。
片刻后,他又靠近了些,眼中闪过诧异:“这是……一幅地图?”

超棒的言情小說 亙古唯一劍笔趣-第四十七章 十年再現熱推

亙古唯一劍
小說推薦亙古唯一劍亘古唯一剑
突破后的麟宇回去见了影无痕,老人提醒麟宇要抓紧突破。因为他的仙灵眼发现这个世界的灵气要枯竭了,大道愈加高远。几十上百年内将变得很难修行,到那时再想突破都难了。
然而麟宇有自己的想法,修炼不能操之过急,每个境界都需要修到极致才可突破,不然根基不稳便着急突破,即使境界再高也是空中楼阁。而且大道高远似是跟他没有多大关系,他的路本来就不尊这个世界的道,只要还有一丝灵气,可被他用来壮大己身,他便可以不断的突破。
随后他又去见了费云海,费云海一眼便看出了麟宇的变化,不禁感叹:
“知道你天赋异禀,但你的惊艳还是出乎了我的意料。看你的气象,离剑灵后期也只差临门一脚了吧?”
“需要一些机缘吧,费老,我来是想……”
“要离开了吗?”
催眠性教育
费云海打断了麟宇的话。
“是……我想一个人出去历练,这一年多我虽已经把这里当成了自己的家,跟老哥们也相处的很好,但是对于个人的历练毕竟是太少了。”
麟宇不无尴尬的道。
“决定好了?”
“嗯”
费云海深深的看了一眼,意味深长的道:
“我有一种预感,再见面时,你已经需要我去仰望。既然决定了,那便走吧。外面的世界很多,你确实不该在此虚度光阴!”
“呵呵,费老严重了,不过嘛,你倒是该减减肥了。不然有一天胖的动弹不得,还真的就打不过我了。”
麟宇笑着说完,也不等费云海回话,便已径自走出门去。
费云海望着渐渐远去的麟宇,许久后才吐出几个字:“这个臭小子……”
自这一日开始,费云海再也没有见过麟宇,他不知道那个少年最后会是怎样的结局,只是在闲暇时老佣兵们还会偶尔谈起。
两年后,一个异常粗壮的大个子武灵找到这里向人打听麟宇的信息。
五年后一位青衣剑圣也来到此处寻找麟宇,他自称来自传说中的天剑宗。
这些年每到月圆之夜,荒漠总有一头巨大的孤狼仰天长嚎,然后默默的念叨着麟宇的名字。
修行的路是无情的,有的人资质平平,达到一定境界就再也无法前进分毫。有的人资质上佳,却于中途领悟出错,白白蹉跎了光阴。更有一些人天赋绝伦,却死在了天劫里。
木牛流猫 小说
一晃眼十年的时间过去了。这十年的时间没有人知道麟宇去了哪里。也没有听到过任何关于他的讯息。
……
武原国是大陆西北的军事强国,除去三百多年前进攻轩辕帝国的那场战斗被剑圣麟轩所阻外,几乎未尝一场败绩!其都城武原城更是大陆西北的经济重城!因为贸易发达的关系,城里的人普遍比较富有。然而此时城中心得大街上却有一个胡子拉碴,衣着褴褛的流浪汉在向一个本地人打听着什么,显得很是不和谐。
“大哥,请问一下,魏家怎么走?”
“魏家?哪个魏家?是魏大将军家吗?”
“魏申华!”流浪汉的声音略带沙哑。
“魏申华?啊?那不是前大将军,他老人家早就隐退了!现在的大将军是他的长子。你竟然认识他?”本地人疑惑的道。
“是的,昔日他对我家族多有照顾,我是来感谢的。”
“啊,是吗,其实很好找,你沿着这条主街走到尽头便是了,不过我劝你还是找个地方洗洗澡,换换衣服吧。你这个样子,恐怕没等见到老前辈就被轰走了……哎?人呢?”
本地人还想再说点什么,可是方才的流浪汉早已不见了踪影。
夜了,繁华的城市归于寂静,魏家府邸前,那个流浪汉静静的独立,他抬头望天,群星璀璨。
“这夜空还是二十二年前的夜空,可惜旧人不在。是了,我的确该整理一下自己,不然怎对得起这样重要的日子!”
刺眼的蓝金色光芒亮起,将流浪汉包裹起来,只是刹那的工夫便已褪去。再出现的已是一位英武的年轻人。此人正是消失了十年之久的麟宇!如今来到魏家,专为复仇而来!
“什么人!”
魏家突然之间灯火通明,值夜的族人发现了刚刚的光亮,迅速做出了反应!
“索命的人!”
麟宇右手轻轻地一拂,十几个冲出府邸的魏家人瞬间被蒸了个干净,连一丝的血迹都没留下!这十年麟宇的修为已经进不到一个可怕的程度,不然也不会一个人来到魏家!
“何处来的狂徒?敢闯我魏家,今日天王老子来了都救不了你!”
院落中一个英武的中年人冲天而起,伸出一只大手,化作森寒的鹰爪朝着麟宇抓来。
“鹰爪功!好一个鹰爪功!你该死!”
麟宇右手蓝芒亮起,麒麟光剑瞬间迎了上去。
危險試婚:豪門天價寵妻 小說
“嘭!”
中年人咳血倒飞!完全不是对手。他目露恐惧,完全没想到来人竟然如此之强。
“魏申华,你还要躲到什么时候?当年的账,该算一算了!”
麟宇喝道!
“终归是到了这一天,年轻人端的是厉害,同为圣者初期,即使你是剑圣,能把我儿伤成这样也是不简单啊。只是初期就是初期,你以为能敌得过我么?”
一位俊美少年突兀的出现在中年人的身前。
“魏申华?你倒是面嫩的很啊!你不说我还以为你是他儿子!”
嘴上说这话,麟宇的动作并没有停下来。只见他眉头微皱,一声轻喝。炫目的紫光自他的眉心射出!
“紫晶麒麟!好啊,你竟然把它带来了。是想以帝剑决胜负吗?可惜了一个区区的剑圣初期能发挥出多少未能?”
“杀你需要用到祖先的帝剑?哈哈,笑话!去!”
miroirs
随着麟宇一声去,紫晶麒麟自主飞上高天,在魏申华的注视下,射出无数的紫光,飞向四方!
“我只是请出帝剑让它封住四方!今天我要瓮中捉鳖!魏家一个都别想跑,血债当有血来偿!”

熱門連載都市异能 原來我是修仙大佬 txt-第八百四十五章 冰與火牽手讀書

原來我是修仙大佬
小說推薦原來我是修仙大佬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浓郁的黑暗如同化为了实质,将这片天地笼罩。
不过,就在它即将落在妲己和火凤身上时,一团夺目的火光轰然爆发而出,直接将黑暗点燃,焚烧殆尽,接着化为了一团火焰凤凰, 直接向着天倾飞扑而去!
“一切皆虚,斩有为无!”
天塌手持着长刀,刀身之上包裹住了一层白光,对着火焰猛地一斩,直接将其一刀两断,化为了虚无。
他的刀法神通,有着可以将一切术法化为虚无的能力。
接着,他冷冷一笑, 手持着大刀对着被冰封的掠天盟又是一刀斩出!
刹那间,冰层消散,掠天盟重新恢复了原样,那些被冰封的修士也统统重现世间,将气机锁定在妲己和火凤的身上。
“你们的实力确实不弱,但是敢擅闯我掠天盟总部,就是找死!”
天倾阴测测的笑着,抬手对着妲己二人一指,“拿下她们!”
所有掠天盟的人统统腾空而起,周身的法力运转而出,形成惊天异象将妲己和火凤包围在其中。
放眼望去,居然有四百多名修士,除了天倾、天落和天塌三人外, 还有四名大道主宰, 大道至尊更是多达一百多名!
而天倾、天落和天塌更不是普通的大道主宰,他们对大道的掌控, 已经有圆满的迹象。
这股势力, 在整个源界都绝对处在最巅峰。
不过,妲己和火凤的脸上并不慌乱, 掠天盟的声威在源界中纵横了无数年,让各大势力谈之色变,她们早就做好了准备,这次前来,灭的就是掠天盟!
她们听到了李念凡的感慨,非常想让世界恢复和平,与李念凡安静的生活,但不详灰雾遍布天下,诡异无比,错综复杂的势力又躲于暗处各有算计,推波助澜,全都无迹可寻,唯一一个现在可以灭的,就是掠天盟!
追踪天落留下的因果,她们来此灭了掠天盟,也算是尽一份大力,为高人的清修提供一点保障。
三 生 三世 十里 桃花 dramaq
“无尽冰封!”
“神火耀世!”
妲己和火凤彼此对视一眼, 同时出手。
两种截然相反的神通却是泾渭分明, 划分两半, 形成一个壮观的景象,分别向着掠天盟的众人席卷而去!
一半修士的神通直接被冰封,另一半修士的神通则是直接被火焰化为虚无。
天倾三人内心不由得一紧,惊骇于妲己和火凤的实力,暴喝一声也加入了战场。
極品仙醫 小說
而极远之处的另一边,周元海躲在暗处,利用术法将这里的打斗尽收眼底地。
“火之大道圆满,冰之大道圆满,距离成为至强者只差一步之遥!她们应该就是那一位身边的最顶尖战力了。”
“如果我出手的话,可以镇杀她们……”
周元海暗自呢喃着,他的眼神飞速的闪烁,最终还是压下了跃跃欲试的念头。
“不能冲动,虽然以现在的情况来看,我可以镇杀她们二人,但是会因此进入那位的视野,到时候会有什么变数谁都说不准,对付那等存在,不能有丝毫的侥幸心理,谨慎第一!”
他之所以果断的放弃掠天盟,斩断与其所有的因果,就是因为害怕进入那位的棋局。
正如他派出天落去获得本源灰雾,压根没想到会给掠天盟带来灭顶之灾一样,一旦入局,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那等存在可一念而定天道轨迹,设无尽轮回,有人天生为王有人落草为寇,轨迹之下一切都无法更改,但凡想要更改的,必然会被天道的车轮滚滚碾压而死!不管是从正面还是从侧面,都不可与其念相悖,等了无尽的岁月终于等到这么一丝机会,我绝对不能大意,现在还不是出手的时候。”
周元海不住的告诫着自己,渐渐平复内心的起伏。
他虽然肉疼掠天盟的覆灭,但他等得起,而且他已经迈出了最重要的一环,接下来只需要步步为营,必然可以笑到最后。
短暂的内心挣扎之后,他重新将目光落在战场之上。
此时,双方已经进入了白热化,冰与火相交,与无数术法在天地间肆虐,可怕的神通碰撞,在虚空中炸开,整個掠天盟总部已经被夷为了平地,周围的山川河湖也统统消散一空,形成末日空间。
“布化天大阵!”
这时,却听天倾突然一声大吼,掠天盟的所有人同时结出了一个法印。
“轰隆!”
平地一声炸雷!
一道道雷霆从天而降,落在每个掠天盟人的身上,凝儿不散,形成了与天相接的雷霆锁链。
接着,雷霆继续跳动,将掠天盟的每个人彼此相连,从外看去,他们每个人的周身似乎幻化出了一个鼎炉的虚影,而连接之后,又组成了一个巨大的鼎炉。
火凤和妲己就在鼎炉之内!
“嗡!”
天地之力浩瀚无边,化为无可匹敌的炼化之力,欲要将火凤和妲己炼化。
天倾胜券在握的笑道:“不妨告诉你们,我们之所以能够吸收不详灰雾而不受其影响,就是靠着这个洗炼之法,它连不详都可以抹除,炼化你们跟玩一样!哈哈哈——”
我才不是男二号-人间极品李曦卫
妲己和火凤蹙着眉头没有说话。
她们可以感受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危机降临己身,单凭她们自身无法抵挡。
火凤看了妲己一眼,有些不情愿道:“看来我们又要联手了。”
虽然她们的关系已经改进了太多,甚至每晚都睡一起,但是却压根谈不上亲密,双方都是高傲的人,总会可以对对方保持点距离。
妲己傲娇的伸出手,“那就来吧。”
火凤也伸出手,与妲己相握。
下一瞬,冰与火的力量同时从她们的体内涌动而出,冰之大道与火之大道两种完全相克的力量汇聚,却沿着奇异的路线流转,居然达到了完美的平衡,最终在她俩身边融合成太极图案。
“这……这怎么可能?!”
天倾等人的心俱是不由自主的一沉,目瞪口呆的看着妲己和火凤手牵着手,动作亲密,携手打起了二人太极。
冰火大道交融,孕育出惊世骇俗的力量。
“这……这一击有至强之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