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深空彼岸 txt-新篇 第143章 說起來你們可能不信分享

深空彼岸
小說推薦深空彼岸深空彼岸
洞府酒店,莲花状神晶吊灯高悬,流动梦幻色彩,金碧辉煌的大厅中,宾主皆满脸笑意,许多人举着酒杯向天妖朱川敬酒,盯着他手中那块骨。
青金石铺地,袅袅仙雾缭绕,桌案上各种灵果都可见,仙品不在少数。
“各位请过目。”朱川开口,一头火红的长发,眼睛中有火光在跳动,真是不舍啊,但是,他确实怕被人干掉。
到了他这种层面,已经有资格得知宇宙中的部分真相了,事实上是,成仙的不自由。
真正活在现世的,能够往来各界的,那才算是真正的大佬,目前,他也只是比真仙强而已。
他已经猜测到,这块骨涉及到了御道层面,那个生物应该抵达不了那种境界,但是有部分骨头蜕变到位了。
此时,九重天大圆满的真仙,甚至有十重天生灵在场,都高度重视,内心激动,他们也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妙,不可言状。”天蝎族一位老仙,人形,穿着天蝎外壳炼制的仙甲,第一个接过去,激动到发抖。
他眼中有丝丝缕缕的光芒,凝视此骨,当然手并未碰到,也不敢去接触,此时莹白骨块被放在大罗铜母材质的盒子内。
这东西此时是内敛的,没人敢激活它,不然的话,自身可能被反噬,被一块骨轻易镇杀之。
很快,真骨落在一位九尾仙狐的手中,她长相妖媚,姿色过人,此时露出迷离之色,大眼扑闪,身后不由自主露出九条雪白的尾巴,九尾发出妖光,助她凝视,参悟此骨。
排在前面观看真骨的都是这片区域赫赫有名的人物,最起码都是羽化九重天起步,也算是真仙界的高端力量了。
接着是一位人族古仙,眉心睁开一只竖眼,盯着此物,双手在微微发抖,尽管他知道,自生难以御道化,但是看清这等生灵局部的蜕变,找对大方向,对他们今后道行的提升一样有莫大帮助。
成仙的生灵,依旧是在争渡,这种骨骼犹若黑夜满是大雾的黑面上,出现一座灯塔,可指引与照亮他们前进的大方向。
王煊颇为期待,这块骨还在内敛中,并未处在化道消散的阶段,应该有很大的价值,可以用来印证一些路数。
远处,天妖朱川笑意渐渐敛去,有些忧伤,分明是他得到的御道化真骨,却想着怎么送出去。
如果没人抢,那他就送给共主?或者,如果能安然离开此界,那他就前往违禁之地去朝贡,双手呈上。
到了这个层面,站的越高,他越发觉得自身渺小,什么违禁之地,什么逐超凡水草而居的掠食者,什么刺青者,旧圣和新圣,世外……他无力叹息。
天妖在真仙界高高在上,可是,和那些传说层面的物件与生灵比起来,真的很卑微,有时候他都没资格去参拜。
王煊等了很久,作为羽化登仙前期的生灵,他还真无法排在前面看,但作为出嫁的朱雀仙子的“亲友团”,他厚着脸皮凑了过去。
他从一位神色温和的白孔雀妖仙手中很自然地接过骨块,那是朱雀仙子的姑父,有资格观真骨。
也没人去追问王煊的身份,因为,沾亲带故的人不算少,彼此也不是都很熟,没人觉得,亲友团中会混入一个不明生物。
远处,鹿仙卢广海无比佩服,同时也很无语,真是什么人都有,路上结识的这位胆子真不小,这都能行?
王煊接过去后,自然不好独观,和朱雀、孔雀等一群年轻的妖仙一同观看。
他的眼中有丝丝缕缕光束,不动声色的以精神天眼看尽这块御道化骨头的无尽纹理,此物确实是道的有形载体。
在王煊的精神世界中,他看到了雷霆亿万丈,看到了星光的生灭,星系的崩塌,一个生灵御道化的部分过程,然后,他看到一位恐怖的存在爆碎了,似乎……世外有生灵对他出手。
涩涩爱 小说
可惜,过程太模糊,大战不可追溯,真要再推演下去,王煊必然要暴露了。
他铭记下这块骨的无尽纹理后,就要送出去,这东西肯定不能久持手中。
亲友团中的各路年轻的妖仙,都恋恋不舍。
王煊准备送给下一个人,那是一个真仙九重天的老者,此人面带微笑,就要入手。
“看得差不多了吧,呈献上来吧。”火云城的天空中有人淡淡地开口,果然有莫测的势力来了。
老者顿时缩手,没敢去接。
天妖朱川面色微变,竟真有人跟来了,知晓他得到了奇骨,幸好他没准备私藏,不然危矣。
“不知哪位道友前来,若有需要,尽管拿去观摩。”朱川开口。
“是收走,不是观摩。”天空中出现一个纸人,薄薄的纸片,看着弱不禁风,但是,却给人无以伦比的压迫感。
王煊一惊,又是纸片人?这个更强,比上次的要厉害,或许是超绝世层面的生灵,在纸人眉心,写着一个古字:道!
起初,没人认出那个字,但是,当稍微注视时,立刻感知到它的真义,那就是道的本源意义的体现。
王煊觉得,这股势力简直是阴魂不散,出现这个层面的纸人,没准是冲着共主一系报仇而来,但现在却进入对应的真仙界。
我捧红了半个娱乐圈
“还是给我吧。”一个浑身都是黄色长毛的怪物出现在天穹上,笼罩着混沌气,有些模糊,但是,有些像一头……黄鼠狼。
诸仙没人敢鄙夷,到了这个层面,哪怕它是一只耗子,有了俯视天妖的实力后,也得要被各方共尊。
纸片人在冷笑,意识波动扩散,若是转换成王煊母宇宙的话语,那就是在讽刺黄鼠狼这种“大仙”物种上不得台面。
“轰!”
火云城的天空中,有一只毛茸茸的大爪子轰向纸人,当场有道则流动,域外有星光倾泻下来。
王煊动容,那果然是随手就能摘星拿月的超绝世层面的生物,他利用此机会,快速将奇骨还给老朱雀朱川。
“你耳朵聋了吗,不想活了吧?没听到到吾家师长的吩咐吗,不知道该将奇骨呈献给谁吗?”
酒店洞府中,来了一些纸片人,自己来取御道化的白骨块,看到王煊将此骨送还给老朱雀,没有直接献给它们,顿时翻脸。
王煊勃然大怒,但还没有等他发作,纸片人一起转向朱川。
天妖朱川面色微变,想了想,硬着头皮将此骨祭出,掷向远空。
“各位对不住,老朽谁也惹不起,我愿将奇骨献出去,但是不知道究竟给谁,此物与我无关了。”
几个纸片人冷笑连连,但是,他们只是真仙级的生物,哪怕身后有庞然大物,也不好直接和一位天级生物动手。
天级即幕天境的高手,高于羽化登仙一个大境界。
瞬间,有纸片人腾空而起,追向天际去夺真骨。
同一时间,有一些毛茸茸的妖怪,像是狼又像是黄大仙,也都极速腾空,驾驭妖风和雷电,追了下去。
放课后的幽灵
王煊向这片洞天无人之地走去,边走边渐渐变换容貌,更是快速换了衣物,而后沉着脸向回走。
如果不是这次化名陈永杰,怕万一为老陈招灾,他也不会这样再掩饰一次。
同名其实也无所谓,世间这么大,相同名号的超凡者有很多,但他怕纸片人属于疯狗类型,未来碰巧听到陈永杰的名字后迁怒。
“咦,刚才那个人呢,你看到没有?”有纸片人未走,留在酒店洞府中,朝这个方向而来,问再次变化形体王煊。
它们果然不是善类,只因王煊没又亲手呈献奇骨,就被恨上了,他们追过来了。
王煊没搭理。
“给我站住,老子问你话呢,你没长耳朵吗?”一个纸片人发出强烈的意识波动,在那里爆喝。
“你是我儿子,还是我孙子,我有义务理你吗?”现在,王煊不在化名为陈永杰,无所顾忌了。
他觉得,以后外出,还是不用熟人的名字了,避免多转化一次形体,过于麻烦。
“你找死!”纸片人这股势力显然平日霸道成习惯了,不容别人反抗,敢有人违逆他们就要招来杀身之祸。
现在被人这么挤对,顿时杀气腾腾,两个纸人直接就过来了。
王煊现在哪还会在乎他们的身份,这里是真仙界,他属于查无此人的特殊个体,一点也不惯着他们。
他大步流星,主动冲了过去,一刹那,他探出一只大手,磨灭纸人的术法,一把就攥住了其中一个纸人的单薄的脖子。
仙级纸人?算个毛线!他一把就将它脑袋给揪下来了,噗的一声,居然有鲜血窜出来,让他有些意外。
“啊……”纸人凄厉的惨叫。
“啊你女良啊!”王煊森寒地喝道,哧哧两把,将它给扯碎了,血液和元神之光爆开,焚烧。
他意识到,这次的纸人不一样,有半条命和一半元神蕴含在当中,这样击毙,直接伤其根基,斩其生命本质性的东西。
“你……”另一位纸人祭出异宝,一条捆仙索化成一条真龙,极速游动过来,向着王煊锁去。
砰的一声,捆仙索炸断,刚临近王煊的身体,就被他外放的光芒绞碎了,他一拳轰出去,将此纸人打爆,焚烧成灰烬,血光与元神之光同时崩开,并伴着凄厉的叫声。
王煊杀气腾腾,向着宴会大厅中剩余的一名纸人走了过去。
“你是谁?”那个纸人极速倒退,向着酒店洞府外跑去,横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
它们虽然霸道惯了,但是看到这么个狠角色,上来就杀它们,也都害怕了,这次为了提升实力,它们可是将真命灌注进纸人中一半,被打死的纸人身的话,会很惨。
“我是你们祖师的爷爷!”王煊说道,追杀了过去。
“你给谁当……”纸片人嗖的一声遁向远空,不敢说话了,因为那人太凶,一步迈出就要追上了。
王煊抬头,看了一眼天外,那两大强者跑域外去战斗了,远离真仙界地表。
他如凶神恶煞似的追杀下去,来到有御道化真骨的地方,直接大开杀戒,连杀纸片人,吓得毛茸茸的几个妖怪都胆寒,迅速倒退。
王煊一把捞住了奇骨。
就在此时,一艘纸船驶来,上面有一群纸片人,为首的纸人很强,额头上写着一个“仙字”,蕴含着规则之力。
真仙中破限层次的生物?那可不是随便写的文字,而是一种仙符。
更远处,还有天级生物,也就是幕天境界的纸人强者,在和妖物激战。
纸船飞快临近,额头刻写有仙字的纸片人寒声道:“你可知道,自己惹怒了怎样的人?吾家师门,所过之处万教臣服,你这不知死活的东西。”
王煊目光冷漠,比背景?自家父母是奇人,他炫耀过吗,倚仗过吗?
当场,他直接投出奇骨,掷向纸船,而后隔着虚空,一拳轰了出去,激活飞出去的雪白骨块,让它爆发出无以伦比的光芒。。
轰的一声, 那片天空发生毁灭性的大爆炸。
王煊不看结果,掷出奇骨并挥拳后的刹那,果断遁地远去,他该回去了。
事实上,他都不用看,也知道那里纸片人爆碎,各种飞灰扬起。
不久后,他进入飞升崖,回归石屋,收拾完自身,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后,他从容地走了出来。
“秦兄怎么样,收获如何?”苏通无比激动,他早已等在飞舟上了,一些老生也都陆续登船。
“说起来,你们可能不信,我去真仙界游了一圈,顺便了杀了一窝真仙级的纸人。”这种话,他也只能在心里念叨一下而已。